Categories
All 杂文

初識雪域問題

雪域净土一詞,通常用來指代西藏這塊神秘的土地。

雖說從理論上來講,大藏區邊陲離我老家的直綫距離并不是很遠,遠近過我目前活躍的地區,但真正第一次踏上藏區的土地不過前幾日的事情。

關於西藏,我以前所知的東西並不多,還停留在諸如藏族300分考985這般體制内的滑稽認知,至於傳統文化的東西,頂破天也就是個布達拉宮吧。從前只知道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但對於他的主張,他爲何能拿獎,并沒有深入瞭解過。此次一行之所見,啓蒙了我對西藏問題思考。

一個契機是參拜塔爾寺時,看著每個分殿前都貼滿了人民幣,頓覺毛骨悚然,向來在民間都會被稱之爲「俗氣」的銅臭之物,卻也能光明正大的出現在宗教場所的大門了?想必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噴水池一樣東西吧。

萬一真是宗教文化則誤傷友軍了,還是耐心聽一聽講解,按導游的説法, 「錢」和 「虔誠」同音,是信徒表達心意的方式。頓時覺得不對勁,這顯然又是大普通話沙文主義者搞出來的事情,錢虔二字在藏語中肯定不同音吧,退一萬步講在粵語中都只是同韻同調不同聲的兩個字。 嚴謹一點,我還是簡單在詞典中找到了 དངུལ་ལོར།(貨幣) 和 དད་པ། (信仰)兩個詞語,有明顯的差別。(虔誠很難達意,很可能有漏洞,望績學之士指教)

又是變味的文化,我感到非常失望。然而這種情況幾乎不可以被三言兩語就逆轉了,因爲藏民信徒似乎也接受了這種模式,一如那些天天在微博喊著盛世的天然粉紅們。再過一代,文化必然斷層。這樣子還算真正的藏傳佛教嗎,畢竟中國宗教問題也不是第一天了,腦中浮現的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如來佛」的著名標語。

想到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我在藏人行政中央官網的「慈悲與智見」分欄下,找到一本《西藏生死書》,想必是擁有較高地位的著作。這時我方才想起,我一位國内朋友曾經給我介紹過《西藏生死書》,只是當初我沒有時間閲讀。但他當時的意思是書中有要求學員無條件服從上師的暗示内容,是很反文明的。後來我得知,其作者本人索甲仁波切上師的確曾有過在美國遭女學員控告性侵一事,衆説紛紜。國内很多討論都和我這位朋友一樣,認爲這是反文明的,是「為騙人的東西披上漂亮外衣」,和我接觸的大多國内朋友的觀點一模一樣,不得不讓我驚嘆於這個無神論共產國家的教育著實深入骨髓。

有關打壓西藏文化的惡行,已有wiki可供細讀,此處便不再纍述歷史。

必然會反對西藏獨立的某些國内人士聲稱近些年對西藏經濟的促進作用不可否認,這似乎成爲一種套路,不管是回答89民運還是什麽東西,總有人說這一點。姑且可以把西藏遭遇的類文化滅絕行爲歸爲文化大革命的一環節,文化大革命也絕不是能夠用「近期經濟好」的敷衍陳詞繞過去。中國早已是物欲橫流的拜金社會,可比我現在待的資本社會資本多了,而提出這種説法還在不斷暗示這是一件好事,讓我想到今天看到的一幅圖:

有點偏題了,突然想到之前一位朋友的觀點是,這些鼓吹經濟發展的人默認把經濟發展當作一件好事了,什麽東西都拿經濟發展來圓場。現在有沒有一個欠發達的藏文國家的例子呢?我的目光轉向了不丹,這個雖然貧窮但號稱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近來也有聲音指出,這個頭銜并不名不副實,但討論追求幸福是否重要似乎進入一個哲學命題了。我想對那批藏人而言,他們必然是懷著不自由毋寧死的態度,絕不會滿足於糖衣炮彈。況且不丹體量如此小的國家,經濟會被左右的因素太多了,看看他隔壁同爲藏區的錫金就能知道。

藏文本是文獻豐富程度極大的一套文字系統,其涵蓋的内容從佛家典籍到當今聖上讀錯名字的《格薩爾王》,亦是浩如烟海。而藏人行政中央提到了有推廣藏文教學的老師被抓,這和我一直以來聚焦的守護廣東話的議題其實本質是相同的,中共對於文化的打壓確實是無差別的。除此之外,藏人行政中央提到最多的是有關藏人自焚的問題。此問題已經持續了很多年,實際上并無深入接觸過藏人的我沒辦法妄議太多,分享7年前編程隨想的内容一則

值得一提的是,達賴喇嘛尊者近年來已經作出了讓步,爭取的只是高度自治而不再主張西藏獨立,雪山獅子旗與西藏正如紫荊花旗與香港。這麽説來若是謀求一個特區地位,恰恰是對一國兩制的諷刺,最近一直在聲援反送中,沒為反送中寫一點感想,卻在此處意外發現不少漏洞,著實有趣。當然中共并未妥協,聲稱這種訴求在 「假自治真獨立」 ,分兩步走。他們的實際目的必然是用拖延戰術,爲了等待達賴喇嘛尊者圓寂,這也是他們的一貫手腕,反送中如是,過去許許多多事情也如是。

基於法理的西藏主權問題,説法實在太多,各執一詞,難以判斷誰絕對正確。但以尊者目前的主張來看,放棄獨立追求高度自治,實屬良策。由於近幾個月被KMT噁心到了,導致我已經脫離了果粉群體,綜合上述,我的立場正轉變為對一個聯邦制中華構想的支持,因爲他恰好能解決上述所有問題。

Categories
All ingress

INGRESS戰報2019Q2

完結撒花!

就在剛才終於升了16級,Ingress,卸載!(

總之先鹹下來了,這個當初一股腦決定的「戰報」系列也確實是最後一篇了。以後也許還是會有夜來非感想,那就換個標題以後再説吧。

4月的IFS都沒有什麽很深刻的印象了,石排灣公園,第一次見識了廣藍大佬的現場解碼。

4月底的時候出現了DarkXM劇情的牌子活動這一個小插曲,連Link,金牌的要求是250KM,這在澳門是很難實現的目標。

當時臨近考試,還是找到一個忙裡偷閒的半日,北上普陀寺開牌子,還順便拿到了澳門藍軍新logo的小禮品,多謝那次新會和中山大佬的幫助。

接著我最期待的高雄XMA到了,當然和之前預估的一樣,忙於考試,沒辦法參與現場,最終去了中山的充電室。此外當晚還有澳門的IFS,因爲POC去了高雄,5月的IFS是由我來背鍋的,也是第一次擔此職務。

「 Abanddon高雄場中山充電室

趁今天充電的機會順便把奔三生日提前過了(本想把美好記憶留給高雄現場,可惜考試沒去成哈哈)

感謝中山珠海廣州友軍

之後無縫銜接澳門IFS

本月大中華區僅此一家( 也是我第一次背鍋IFS(畢竟大佬們都去高雄了)

天公不作美反倒是成了最稀荒的一次雨中IFS,不過開心最重要 最後再次感謝各位~ 」

不過入台證什麽的都辦好了,怎麽能不去一趟呢!考完我就溜到臺中去了,作爲20嵗的成人旅行吧,當時是這麽想的。

「今天是台中友軍騎機車載我制霸大肚山,結果發現電影快趕不上了而在市區逆行飆車的硬核agent
寶可夢成功創造新梗,隨後起8
poc指揮,實時關注log和抬腳情況,綠軍十分鐘趕過來,分人手守po,最後只剩一個摸燒了的po還能互刷半小時,台灣的起8都是這麼硬核的嗎???我彷佛是在參加台中大戰
感謝台中友軍大佬們~~」

五月中去上海交流,交流完之後就是我一個人在周邊城市隨手刷刷刷了。於是19日的傍晚,在西湖邊上達成了UPV10000!還 造訪了十二年前到過的地方,一點都沒變 。

在之後其實就是最近的事情了,畢竟這也不嚴格算Q2的總結,畢竟六月才開始第一個星期,但是都16了,我是真的想鹹了233,才打算提前這篇Q2的總結,也標志著一個系列的完結。

前不久藍軍贏下了整個Osiris系列,北藍發了一篇推送,大家都評論到非常燃。 其實回頭一想,這所謂一年的戰爭也正是我入坑一年的歷程,隨手記錄一下。 (發於pyq的原文)

2018年春,南京到無錫的復興號動車上,萌新懷著複雜的心情,獨自踏上第一次MD的道路。那時候什麽都不知道的他,只是跟著好友徹夜騎行在無錫的街頭,留下的是三月江南的春花,太湖邊上的白鷺,和深夜清名橋旁的小橋流水人家。當然他也並不知道,這居然是大陸的最後一次MD。

於是他初入社群,加入的寥寥數幾個TG頻道,發佈著「Osiris」一類中二的詞語,作爲游戲王玩家他向來只知道Osiris的天空龍,并不理解其代表的真正含義。

2018年春,卻鮮見春天的氣息,畢竟嶺南早已經悄悄入夏。只是覺得MD有趣的他,在東方之珠不夜的繁華中,有了一次截然不同的制霸體驗。那時候他並不知道這座城市背後的輝煌,只是凴自己的意識在接觸這個世界。來自廣州的大佬對他提了一句XMA更有趣,於是在他心中埋下了萌芽。

懷揣著這個萌芽,「Cassandra」推出了,對他而言依然是難以理解的中二詞語,但他開始去嘗試。只是從札幌再到新加坡,屢次錯過機會,他才意識到對於一個時間財力都有限的學生來講,參加一次地面戰并不容易。最後在開學的第一個周末,他接觸到了遠程充電這一模式,為仁川的友軍獻出了一份力。

2018年秋,珠江口上倒不見瑟瑟落葉,仍是一副夏末的模樣。這一次他抓住了機會,因爲「Recursion」系列決定在香港舉辦,這幾乎就是在家門口了。對於名詞的意義仍是一頭霧水,但他知道這和最近推出的中文譯名爲「轉生」的新功能或多或少是由聯繫的。辛辛苦苦打完這場大戰,在AP上聽見有人用粵語高呼「4比0」時,他才知道這是一座東亞藍軍不落的燈塔。

在這之前,他曾在中山市區,向外伶仃島射出了最後一條Link,龐大的Field覆蓋了整個珠海和澳門,這是為名爲Global MU的行動做出的一點微小貢獻。以爲很厲害的他,在全國圖示中才發現了天外有天,這個活動,最終成爲了藍軍取勝的關鍵。

爆竹聲中一歲除,轉眼便是新年了。猶記的聖誕節時在三亞偶遇一名Saratov的綠軍,與他暢談「Darsana」的規劃,而現在Darsana已經在眼前了。由於他已經瞭解了整個體系,這次是他早已規劃好的,心心念念的一次大戰。他乘上香港飛往胡志明的航班,在Ins上留下HO CHI MINH CITY WILL BE BLUE的感嘆。不過他仍然對全球戰局不是很敏感,權當作一次旅游。胡志明這次如他所願真的藍了,遺憾的是三月的Darsana藍軍卻只有這一場勝利。

終於,芝加哥如文中所述,浸入了藍軍海洋之中。這代表「Abaddon」的結束,也代表了整個Osiris的結束。回想起月初,Abaddon的序幕局高雄,面對數量巨大的日本綠軍,堅持到最後也無力回天,何嘗未陷入這樣的苦戰了?阿姆斯特丹的勝利,終於將比分扳回了平局,這也注定最後的芝加哥是決定性的一戰。而這一戰,以三分優勢極限翻盤,成就了這一篇振奮人心的文章。

寫到這裏也頗爲詞窮,不知再如何去渲染氣氛,便借用揉揉文末所説的話吧:「感謝所有人,是每一段披星戴月的旅途每一次日夜兼程的時光,讓今天的我們有好故事可以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