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All 周年庆

第14年,卻只有一些遺憾的東西

抱歉,今年很難寫一些積極的東西,我團的運營最終還是到一個瓶頸了。

從氛圍上就能感受出來,沒人在期待這件事,甚至我也是突然從學餘時間擡起頭,猛然發現竟然已經到1月28號了,這該是第十四個周年慶的日子。

周年慶,重在一個「慶」字,往往這個時候會把一年的成就和重大事件總結起來,然後開心地昭告大家,又是新的一年了,新的一年也要繼續加油鴨。也不知早些年間是受什麽教育的影響,假大空的形式倒是做的蠻認真。令我覺得不對勁的一刹那是,當我回首過去一年的時候,想找出任何有點成就感的東西都非常難,不得不反思到底出現了什麽問題。

前幾天向澳門政府遞交了我的一個社團的申請,當然不是以ZTT的名義,不過本質上追求一個政府認可的合法組織一直是我想做的事情,這會爲我提供諸多便利。當初還在内地時取得一個組織機構代碼證就考慮了許久,不過因爲一些個人原因一直沒有辦下來,例如Wechat Official也一直是以個人賬號在運營。正規化一直是我上次轉型想做的東西,但ZTT總想是個王牌ip存在我的心底,小喵當初也是告訴我,你可能不會捨棄掉這個名字,你本來也是一個很感性的人。上次不知道經歷了幾多波折,最後竟然決定了Zenith Talent Tenable這一個顯然強拼硬凑的名字,方向也很不明確。 事實上,除了正規化,做出這個決定也是去年所提到的具體分化的一個實現。

回到前一次轉型時所定下的現在這個名字,如果想搬上臺面還是很困難的,始終覺得這是一個小孩子的游戲。即使今年有Ray以我團名義成功申請了臺北Computex入場的案例, 這個名字仍然是恥於拿出來的。不過從此事件可以反思,一個東西到底受認可與否,還是在於人,哪怕政權也是在認可來認可去,關鍵在於現在的我,開始自己否定自己的東西了。前些日子當我想重新設計logo的時候,意外發現有一家公司叫Zenith Talent,而IrisCat和擬定的中文名鳶尾貓似乎都有重名的情況,足以説明以前的考慮是多麽短視,也認識到了進入市場之後,搶一個商標果然重要……如果抛開認可與否的問題,那麽正規化最重要的意義也體現在這兒了。

ZTT目前運營的狀況也如此網站的現狀一樣,名義上我稱它爲官網,還買了一個像模像樣的域名,但凡翻閲過内容就能知道實質上就是我私人的Blog。在能力更小時的時候,我一直等著具備法人資格,一直等著真正經濟獨立,當在。事情卻沒有想象中這麽順利,核心成員能夠付出的時間和其他資源越來越少, 也算名譽成員的室友恰在此時獨自發著酒瘋,打字時思路斷了不知道多少次,氣氛也或多或少受了影響,只能説這是一個多事之晚。 伴隨著我曾經所等待的東西出現的,是更爲現實的利益,乃至於我,能拿出來投入團隊的時間也越來越少。即使這是一個資訊時代,凝聚力還是比真正面對面差了十條街,所以專家説有些傳統絕不會被取代,并非無稽之言,凝聚力的不足也是現在運營危機的當頭一棒。當然,這裏也有我自身組織能力的不行,我想我也是時候跳出局内,重新審視一下自己,我究竟要如何調和所有東西?

以前玩某款過氣游戲時,跟其他玩家吐槽今年的周年慶會不會是宣佈關服,沒想到這成爲了一個flag,第14年的這個時候,沒有任何的「慶」,我決定暫時停止現有所有的ZTT平臺的運營。

這意味著ZTT將進入一個凍結的狀態,此站作爲我的Blog還是會繼續碎碎念下去,Title也作爲我最深的情懷保留下去。就如第三段提到的那件事,又如我重新設計logo的一系列行爲,我的脚步還從未停下,只是這一次我決定抛開過去的一切,去追尋初心了。

不久的將來,你們會看到的是不再是像上一次一樣不成功的改革,而是完全繼承原初精神的,真正的涅槃。

Categories
All 評測

Google Earth Studio試用體驗

前天終於收到了 Google Earth Studio的邀請郵件,雖然很多一個月前就受到邀請的大佬們已經傳過很多視頻了,但自己親自體驗一下還是必須的。

直接基於Chrome運行,低起手,十分方便,只是最開始時忘記打開Hardware Acceleration了,還一度以爲是網慢沒加載出來……

自己搭載的影音工具沒有使用,不過渲染之後導出的文件是每一幀的JEPG和記錄3D路徑的esp文件,之後匯入AE就大功告成了,以下是我以學校為中心做的一個簡單的Spiral(官方所給的四種Quick Start之一):

基本上是基於之前谷歌地球3D城市建模實現的,所以可以看到距離拉太近了就有很多瑕疵了,還是沒辦法和官方Demo宣傳的效果比較,并且如果轉向大陸城市就沒得東西可看了,不過對於我這個當初被取代無人機的宣傳進入的娛樂用戶,已經非常滿足了,不過官方所給的應用範圍并沒包含影視製作,不必揪著這一點不放。有什麽新玩法,歡迎大家去擴展。

這個項目我也是期待已久,現在終於如願,完全值得大家一試。

Categories
All 杂文

「反韓憤青」重新審視了K-pop

我也許不算是一名典型的「反韓憤青」。

但我一定和網上那些不屑於韓劇,幾乎沒看過韓國電影,從來不聽韓語歌,常常發表諸如「中日友好靠韓國」言論,一提起韓國就露出鄙夷眼神的人,是一丘之貉。

我不玩電競游戲,對韓國比較出名的電競圈也是一無所知。甚至我在電子產品界也很討厭韓國產品,是屬於常把三喪挂在嘴邊的三星黑。

不過自打「我佛了」(我是真的佛了)以後,心態變得平靜了,也對這些無聊的紛爭失去了興趣,於是好多東西有了新的認知。就像以前我常諷刺無腦反日的所説一樣,這種人送他們兩張往返日本的機票,樂得屁顛屁顛就去旅游了。現在告訴我韓國有什麽活動,我是很樂意去的。

即使這麽説,現狀依舊是並沒受過韓國文化輸出的輻射的我,對韓國的認識是非常淺的。我在以前曾告訴過別人我最喜歡的韓國人是ESTi,小時候最喜歡的網游就是A社的Latale,ESTi是主要作曲人,他的作品至今還常常被我拿來回味。推特和ins上我唯一關注的韓國人是yurisa,畢竟美少女是不分國界的啊!偶爾會在油管聽一聽J.Fla的翻唱歌曲。以上大概就是我第一時刻能想到的稍微與K-pop有一點點關係的韓國人的全部印象。

説起來有好幾個星期Orikon上的第一位都是Twice,防彈少年團也經常出現在榜單上。不過一般我也就附和一下評論中的「抗韓失敗」,然後選擇性地略過這些歌。這幾天突然又重新對周子瑜產生了興趣, 畢竟美少女是不分國界的啊! 就想著去聽一聽Twice的歌,於是連續播放了二十幾個MV。另外是朋友推薦的(G)I-DLE和IU,各看了十來部MV。這就是進來幾天的主要瀏覽内容了,量肯定不夠,不過還是説説基本看法。因爲本來是pop,不會有很多嚴格的標準,所以我基本上會去拿他們同jpop或者cpop做個對比,而不是下主觀斷言。

常有人以韓國人長得都一樣這一點來黑韓國的整容,不過十幾部MV看下來給我最直觀的感受就是,我真的臉盲了……看了十幾部還是分不清誰是誰,有點區別又説不出來,也許是有看得不夠多的原因,但對比之下,還是沒有像日團一樣有極高辨識度,飛鳥白石我都是第一遍看了就沒忘過,但在韓團缺乏這樣的辨識度。整容整成一樣肯定是無稽之談,不過個人認爲韓團妝容風格是趨於一致性的,這姑且是原因之一。 説到長相,由此衍生的一個很重要的點是,高顔值催生了大量的顔粉,有些低素質的顔粉的行爲恰恰是把kpop名聲搞壞或者是令我生厭的原因所在。而單單對這些狂熱顔粉,也沒辦法繼續過渡到下文,很帥,很帥,我承認,大家散了吧。

MV本身的拍攝質量不得不説非常好,電影級別的製作名不虛傳,也與韓國本身作爲一個新晉先進囯的消費市場水平吻合。不過敘事的MV似乎比較少,我瀏覽量有偏差,這只是大體感受。但好的MV理應配合一個好的故事并且切合音樂,否則有點花瓶之意,我見到的少有的幾步敘事MV還是符合我的標準,算得上優秀作品。

再者抛開敘事,談談主流的舞蹈内容。我以前認爲kpop的舞蹈充滿性暗示,是很不願意去看的。後來看有人把韓國mv中的舞蹈稱之爲性感舞蹈,我也使用這個比較中性的名詞。就功底來説動作是很有力的,團隊協調規整,沒得可黑。而所謂賣肉在近幾年中也有所改變,我沒去瞭解也自然美跟上時代,只能説明或多或少存在過。而性感舞蹈這詞的運用的目的,更像是爲了强調在氣質和舞臺效果等方面的體現,這從字面上就跟純屬搔首弄姿和以穿得少吸引眼球的做法劃開界限。而舞臺效果恰恰是kpop粉絲很看重的一點(聼朋友提到,補充於此),追演唱會的粉絲很大一部分就是爲了這個舞臺效果,很多時候韓舞的魅力能夠體現在一個細微動作上,這樣一來也可以解釋上一段MV的部分問題。

歌詞和日語歌也非常喜歡夾雜英文,那一瞬間覺得kpop是有再走jpop老路的意思,即使我的根據就這麽奇怪和跳躍。詞的内容的話,並不懂韓語,單看譯詞是比較直白簡單的,并且經常拼凑一些無意義的音節,以達成節奏感和連貫性。另外好多韓團都會去唱日語歌也是一個很有趣的現象,説起來曾經還有老哥教我哼過幾句東方神起的《 どうして君を好きになってしまったんだろう? 》。有深度的詞自然是有的,我也去簡單查閲了一下,但不可否認口水歌確實是一個較爲汎濫的現象。這可能是一個快餐文化的符號,我不針對快餐文化,但我對其的態度在很久以前談快餐游戲時就已經講過了。

曲都話不多說,一是才疏學淺不談論曲這一塊,二是kpop就是韓國流行歌曲之意,單單以kpop這麽一個個詞劃分出一個風格過於偏頗,并不客觀。之所以前面能劃分出來談,是因爲前面各種東西確實都和國家、民族的文化,乃至於政策、意識形態都有關係。但曲都是有優有劣,風格各異。kpop總體而言直觀聼感還是蠻不錯的,亦契合作爲pop的作曲模式,加上韓國本身經濟發展的硬事實,kpop現狀即是輸出的很成功。

至於男團,男團我還是欣賞不來……韓劇的幾個著名演員還是蠻標緻的,老一點像前文提到的東方神起這樣的也不錯。但現在的男團怎麽非得搞成花花綠綠的……花花綠綠也不是重點,視覺系最早就是日本搞出來的,比這個還過分很多,但搭配上的社會或者狂野的氣質倒是很匹配,但配合韓團這種較爲陰柔的風格就有很奇怪的觀感了……如果你要探究人類的審美是否有共性這個topic的話,相信二十篇此文的篇幅都不夠,但我就是欣賞不來……當然,僅僅是造型上,有關舞蹈和歌曲的方面與前文大同小異。

重新審視之後總而言之,K-pop有其自己的特色和受衆,也將繼續發展下去,不過終究還是不對我的胃口。

Categories
All 杂文

仗劍江湖夢已遠

想起數日前有朋友突然提起了《古劍三》,鑒於他是一個從未玩過相關題材的人,加之自己是個從小玩到大的仙劍玩家,先入爲主的把一些對古劍的成見帶了進來,於是并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之後刷到幾個游戲UP紛紛推薦了古劍三,才發現此作口碑確實非常好,瞬間萌生了我要體驗這款游戲的想法。

那瞬間讓我重新湧現出的興趣,不僅是古劍三,更是那個仗劍江湖的夢。古劍三還沒來得及推,不過趁著這幾日才開學空閑時間較多,把Steam中本只用作收藏的仙劍四重新推了一遍。

初入標題頁面,伴隨著響起了駱集益先生的《回夢游仙》,直入靈魂的凄婉旋律,直接在那一瞬間令我冒出一身鷄皮疙瘩。 進入新的故事,動作生澀建模也算不上很佳的CG,一點一點地將我的記憶碎片拼凑起來,突然想起XXX是怎麽回事,倒是頗有自己在給自己劇透的奇妙感受。再至黃山青鸞峰上,奏起的是那首浮于凡世,休閑自在的《清平樂》。眺望雲海中諸峰的壯麗感,野人在小木屋中拿起望舒準備去捕獵野豬,石沉溪洞,洞悉塵世……每個熟悉的場景都從記憶之海被挖掘了出來。除了「情懷」以外,另外一個體驗上的直觀感受是畫面很老了,而在我童年記憶中這部作品是畫面很精美的,產生了那麽一刹那的反差感,隨後才意識到,2007年已經是十二年前了,仗劍江湖的夢真的很遠了……

百年之後,已成劍仙的紫英對來到人間的夢璃説完「無所謂好或不好,人生一場虛空大夢,韶華白首,不過轉瞬。惟有天道恆在,往復循環,不曾更改。」一席話後回到劍冢,夢璃轉身向小木屋,門外是「愛妻韓菱紗之墓」和那座引發無數討論的仙迷未解之謎的空墓,雙目失明的天河此時推開房門,鏡頭最終定格在了那幅秈米界的「世界名畫」。 劇情回憶便到此段落。

説起來我中學時代最早寫的一些雜文,内容便是考究仙劍文化的,想來無非是拼凑一些材料而得,如今尚且是三脚貓功夫,此處便不拿當年陋作貽笑大方。年輕的我,從仙三的渝州城,九龍坡大渡口,能看見家鄉的影子;仙四從黃山到淮南王,會讓我想起安徽的親人;又從每部中主角團取名的規則學習了不少,乃至於之後自己創作網絡小説娛樂時,效仿這種方式以花名「凌霄」命名主角……各式各樣的因素讓我對仙劍文化如此熱愛。在那個電子版游戲不那麽普及,父母更是視電子游戲為洪水猛獸的年代,我收到的一份游戲禮物是我姐姐送給我的仙五柔情版。由此種種可窺見仙劍對我的少年時代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力,也遠高過其他同類作品,包括大宇雙劍的另一劍《軒轅劍》系列,和二者共享國產三劍美譽的《劍俠奇緣》以及本篇抛磚引玉的《古劍奇譚》。

不知何時起,游戲玩家界出現一種論調叫「國產來來去去都是武(仙)俠題材,無聊死了」,甚至還逐漸占據了主流位置。 雖然不得不承認一些國產作品確實不上心,但看到這種觀點時還是很氣憤,總想以「國外也來來去去就是中世紀劍與魔法的題材」懟回去,告訴他們這是根屬於製作人的問題,不根屬於題材本身,倘若哪家大廠能把東方元素做到如此地步,怕是會被捧到天上去。所以古劍三能成功,其實是爲我們爭了一口氣。

高中時在手機下了一個移植魔改版的仙一,抽空推自力更生購買的仙六(然而又口碑爆炸了),其實今日回顧仙四也只是一個偶然,卻花了大筆墨去渲染一種情懷,我們常被一些不懷好意的人諷刺為「情懷玩家」,那又怎樣呢?這江湖中的一山一水,一詞一賦,怎不是我的情懷? 可惜性能測試員們不能感受到,反而大張其詞,魯迅先生曾寫道「人的悲歡并不相通,我只覺得他們吵鬧」,此處看來也是所言極是。

歸根結底我還是算新一輩的人了,情懷中的江湖一定要帶有御劍江湖這樣的仙氣,即是所謂仙俠題材。市面不妨有《俠客風雲傳》這樣更純粹的武俠題材,我始終認爲,不過元素怎樣去刪增,這終究是一個江湖,沒太多本質區別。(所以被人地圖炮的時候也是一起被噴) 講到這兩者,不由得想到當時香港的武俠輸出曾帶給了父輩人一個難忘的青春,正如仙俠作品于我。而兩個月前,締造這個江湖的祖師爺之一的金庸先生離去了,少一點仙氣的老江湖,似乎也在另一個時代背景中凋零,亦如我遠去的江湖夢。

仗劍江湖夢已遠,持卷紅塵路舊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