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All 杂文

中國女權觀察

中國女權真的像一些人口中那些被捧上天了嗎?

如果直接從大數據開講,帶上許多農村地區,這個問題已經可以不攻自破。中國的貧富差距太大,觀念差距也太大,在一些欠發達地區根本無女權可講。所以我下文所談的東西都只是從一段小討論中得出簡單論點。

若關注我私下動態,會知道我前幾日心態不穩,就在這胡言亂語之間突然跟基友進入到了「女權」這一話題,源於他發的一張圖片:

卻沒想到我倆之間的觀點竟然衝撞起來,我都直接問若不是當作笑話,你發這幅圖的目的何在。

他説此圖自然是笑話,但直到最後他論證給我的東西都是中國女性地位高。比起一票第三世界國家,高固然高,但真的像一些人吹到NO.1的地步了嗎?折射出的是一股典型的所謂强國浮誇的風氣。我始終覺得遠遠不夠,比起他們一貫認爲早就超越的日本也很難説,而我抛磚引玉的對象就是日本。

針對上圖,我當即發出的感嘆就是:還是懂AA制的妹子穩呐,第一時間舉的例子便是日本人。類似圖中這樣將男性作爲提款機似乎已經成了一種社會風氣,就好似她描述的詞匯,把概念偷換成「承擔」,給錢便鍍層金叫「紳士風度」,不給錢就直接貼上「直男癌」的標簽。

所以能夠懂AA制的妹子真的很穩,AA這一點才能直觀感受女性地位是高的,日本作爲一個發達國家畢竟是發達國家,何曾被一些人黑得如此不堪?誠然如爲基友說,AA只是一件小事,只是觀念區別。觀念區別已經很要害了,這就是發達的觀念和發展中的觀念的區別,完全可以被定性好壞。小事是小事,小事也能映射很多東西,這背後最直觀的是感情付出不平等。我是摳到跟女朋友一起幾頓飯錢都不給的人嗎?歷史告訴我當然不是,這確確實實是一件很小的事,并且再能有這樣的機會我還是會出於「社會形成的禮儀」去結賬,根本不痛不癢。但對方是否「懂」AA便是整個價值觀層面的考量了。

曾經在一場辯論賽上,辯題應該和「男人更累還是女人更累」相差不多。我一位學長在最後結辯升的價值便是,如果中國女性沉迷於這種基本的物資滿足便不再向上追求的話,中國女權實際上是處於黑暗中的。當時坐在臺下的我深表贊同。

畢竟,經濟獨立也是自主獨立的一部分。依靠別人給的錦衣玉食,隨時都可能被奪去。戀愛中的地位只能叫男方愛你讓你,但還有一方面很重要的東西叫社會地位,這真真切切地是在體現社會地位。

不愛守常規的我,又説了一個咋一聽很扯淡的例子——我説日本的牛郎店非常發達。可能在某些人心中直接把牛郎店與鴨店畫上了等號,自然會覺得我説了一個很扯淡的例子。需要澄清的一點是,牛郎店是一個正規行業,牛郎的工作就是聼客人傾訴聊天陪她們喝酒。看見有文章誇張的介紹,這就是拯救靈魂的工作。確實,一個能讓女性可以隨時找到傾訴地點的社會,真的很不容易。之前聼別人談及家暴時聽到一個論點是女性受委屈無處可以釋放,而男性不如意時往往便回家以家暴的形式釋放。而實施上,日本女性既有地方可以釋放,家暴率也低於中國,不知只活在情侶關係童話中的人如何支撐他們的論點。

開頭已經説了這篇文章來源於一個小討論,内容到這其實也就這麽點了。而現在大多數所謂中國女性地位高,都是基於我稱之爲的情侶關係的童話中。僅僅把年輕不懂事的小女生所受到的優待地位當作是高地位的論據,卻不知道這些東西是怎麽在未來被還回去的。

在這個地方結束是因爲,這個話題太寬汎了,也不是我們兩個人能討論清楚的,大概只是他不願服輸吧,討論便中止在了這。在這之後,我也大致看了看其他認爲中國女性地位低的人發表的觀點,從升學、就業、婚姻甚至到法律、權力席位,寬汎到根本不是我能夠講清楚的各個領域,皆在表露中國女性地位低的問題,哪裏只是我講到的那兩項小東西呢?有興趣可以閲讀一下2018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關於中國部分的具體細則(p.126),中國再降三名。這份報告正是因爲中國排名並不高,而被中國的政治正確打成野榜的受害者之一,但人家的計算標準非常科學,論述也比我講述的清楚且有力多了。

而真實你還能看到的,是中國的輿論導向越來越奇怪。其實落後並不可怕,自己騙自己才是最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