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時間跨度已經超過Q3了,只是之前一直不想去寫,這次借桃園大戰結束,想來記錄一下。説來我這種方式不如放在Ingress維基裏面去,發現除了台灣以外的好多詞條都沒有更新(逃

七月第一個星期六,跑到隔壁成都去參加IFS,因爲人數衆多還拆分成了東郊記憶和浣花溪公園兩場。好多成科的人在場,我才的得知成科居然有Ingress社團這種東西存在……拿到了新版的passport,白嫖就是美滋滋。最後Po了如下原文

成都IFS 5.0 2019.7.6 東郊記憶
第一次參加大陸的IFS
派卡效率不要不要的
印象深刻的還是硬核成電大軍
晚上和外地友軍吃了一頓餐廳孃孃評價為「這幾個人哪裡是來吃火鍋的」的純清湯養生火鍋……
期待下月再見
等等,下……下月?
好像哪場都去不了🌚

七月中旬恰逢一位廈藍的小姐姐來重慶取景,她是一部Ingress紀錄片的組織人之一,剛好西大有位友軍曾經幫助過她的忙,於是那天就一起在和西大友軍們開了飯之後欣賞了搶先版的紀錄片。

那時候正好是Myriad系列挑戰的chapter 1,要UPH750個,當天下午和陪我一起過極黑鳥殲極戰的友軍刷了100個。之後硬生生在大夏天的火爐連續出去三天才把這個牌子肝成紫色。

轉生之後一直都很鹹魚,好像之後并無事發生,甚至回到澳門之後玩起了巫師。時間直接就跳到8月在墨爾本參加IFS了。噢對,在墨爾本的時候簽到牌黑了,我甚至直接好幾天都沒去開游戲。po了如下原文

IFS 2019.8.3 Melbourne Ringwood
參加了這麼多次FS,早已知道模式很固定,我就是去瞎玩認識新大佬的
一個合格的poc是應該BBQ給大家吃的(手動愛特某人)
感謝AP上友軍的一杯IPA
同我講廣東話的大馬華人🤣
第一次感受澳洲的IFS,氣氛真的超棒啊!
Btw我下個月想玩field test耶,FS真的有點審美疲勞了🙈

重點來了,Field Test。那會聯繫兩位澳門PoC大大願不願意承辦,一是當時活動形式很神秘,大家都不知道要做什麽,二是被理解爲字面意思的拉field,大大說沒興趣。最後大佬說如果你感興趣就自己填表單承辦澳門FT,填好form,一次稍微正式的PoC體驗開始了。

之後一個小插曲是Aurora挑戰的牌子,是一種全新的計算畫圖分的挑戰形式,然而我最討厭畫圖,拿了低保走了。

轉眼就是九月IFS,已經回到澳門,po了原文如下:

IFS 9.7 Macau
Edifício de Vendilhões de Iao Hon
一次最後終於不再是Pkmg社群日的ifs,因為這次變成巫師社群日了……
倒是和經理聊半天FT的情況,大家記得下週來啊!

依稀記得回家路上突然被蓋,然後得知是日本綠軍規劃的史上最大大新聞……

第二個周末終於迎來了我期待已久的FT,心路歷程看原文就好,不多贅述:

Macau Field Tests Hexathlon SEP 14

這次算實實在在當了一次PoC吧,五月擔任臨時IFS PoC純粹是被去高雄的真PoC扔了鍋……

但也還好,FT整個流程並沒有讓PoC負責太多東西。我其實划了不少水,好幾次凌晨出新消息,都是台北的綠PoC大大幫我在澳門群通知的,我直到中午才看到,有勞他們😅

上週經理從香港過來,我和她聊天時,她談到FT的目的是要發掘一種「介於IFS和MD之間的新玩法」,最後很多玩家的反響的確不錯,部分agent評價FT的娛樂性甚至高於XMA,至於大家詬病的,多不是玩法本身,而是針對蛋疼的Prime……

最早我決定辦FT時,還擔心因聲望不夠,沒有人來就尷尬了。Chunkee今天下午對我說這次舉辦的非常成功,究其原因還是多虧了有牌子啊😂。

感謝219位來自各地的大佬(我看見合照裡面還有菲律賓綠軍的旗子?)於中秋佳節來到澳門捧場,有緣再會!

九月底有碎片戰,鑒於全程不關我什麽事,白嫖牌子又美滋滋……

與此同時Scanner [REDACTED] 壽終正寢,開游戲的時間真的是越來越少。

十月五日一場小小的IFS,差點害怕人來不齊:

IFS 10/5 Macau S. Lourenço

重點講講雙十國慶賀禮吧,Umbra XMA桃園。

繼打算去2018.4.28花蓮(無証),2018.10.20臺中(跟HK同一系列沒選擇去),2019.3.1桃園(去了HCMC冇錢錢了),2019.5.4高雄(考試撞期),2019.6.15澎湖(把時間改了之後考試撞期……)都沒去成之後,終於真正第一次來台灣參加活動,心滿意足。

10月11日,在桃園機場入境的時候,正好前面一位日本玩家背包上就挂著Ingress的swag,後來AAP的時候在Hilda介紹下才知道那人居然是猩猩的新員工……

當晚沒有做什麽游戲相關的事情,intel OPS也沒我,又太晚了去不了WP,就自己去看了近期的熱門電影《返校》。

10月12日,在會場集合,第一次看見真的車車,并且已經NL1331的portal也已經上綫。

下午在大戰前和隊友們碰頭。

地面戰其實還蠻枯燥的(尤其是戰力懸殊的情況下),就是走走走,主要目的是搶UPH的分數,所幸在UPH這個小項目上還勝了一次,不過最終結果輸了,并不意外。明年二月的澳門XMA實錘的話,本來時間也充裕,可以試試其他付費項目(OCF倒是鍾意許久,可惜這一場沒有)。

大約到結束前半個小時左右,擠上了嘉義友軍的車車,出現了「偷渡客」這一新梗。

Group Photo之後,便前往了AAP的酒樓,然而澳門的隊友都去了夜市吃飯,就我一個人去AAP……又和嘉義友軍相依爲命。

AAP上拿到了鋁製的大戰紀念卡,這次居然沒有抽獎活動,想著延續一下運氣呢,哈哈。約定好繼續搭嘉義友軍的車車夜刷MD。

雖然MD任務在11點左右就上綫了,但我們的車隊因爲種種原因(比如有人叫不醒)13日凌晨才開始從中正公園出發。因爲這次不是制霸車隊,感覺我第一次真正理解了Cargress的含義,在大佬精心規劃的路綫下,Cargress刷任務原來是全程不用下車的。

當然當晚最後一個馬祖新村的任務遇到了一點小波瀾,有個po很難碰到,爲什麽每次夜刷都有這樣的情形呢,哭了。有一隻貓貓一直在裏面,大概當晚它已見過太多奇奇怪怪的人在門口撞墻,一般時間都是在和貓貓對視,「笑你們漂不到XD」。Min pay車隊自此收工,制霸大佬不在大家低保就好。與此同時,看見制霸大佬發ins在沙巴奮戰。

「笑你們漂不到XD」

因爲我酒店住的很遠,并不在會場附近,突然發現有兩個任務其實離我那裏很近,就自己做了,遂走上一條不歸之路,這意味著我要解兩排。起床之後開始了一個人的凄慘單刷之路,不得不説這套任務走路真的很難解,公交交通也沒有直達的,有大佬推薦租借Ubike的自行車我也沒有用上,真的慘慘凄凄。

下午先在會場簽退,拿了Retro的車車包,拿了全國運動會的合作活動徽章,又踏上了一個人的補任務之路,當時還剩兩個,忠貞龍崗和中央大學最近,但是是兩個方向,實在是折騰。講真單個任務不算麻煩,但是每個任務之間隔的距離實在是難受。像有一景點公交往返要五個小時,這絕對是給Cargress玩家準備的。

忠貞龍崗途徑國旗屋,見識到了真·青天白日滿地紅。然而那個任務可能五分鐘不到就搞定了,根本沒有待太久,去了馬上就回程。

去中央大學的路上我才意識到這是大學生們國慶連假結束返校的時候,不得已跟諸多學生們擠了同一班車。中央大學的門口就是在臺復校紀念碑,中大是一所蠻不錯的學校,但算不上台灣第一梯隊的大學,跟我想象中的那個民國的國立中央大學有點差距。重大裏面現在還有國立中央大學的紀念碑,是抗戰時期遷至重慶的國立中央大學遺址,那才算真正的中大輝煌歷史吧。説起來中大即使在中國也被拆分成了好多學校,南京大學和東南大學至今還在為誰是中大正統爭論不休,想來也有些好笑。這裏說這段話其實不太合適。中大還是很美的一個校園,特別是大門口旁邊,可以俯瞰整個山下的夜景,我當時的第一印象就是太適合情侶約會了吧!事實上,確實好多情侶在那個坐著,我檸檬了。

至此解完兩排任務,到中壢夜市逛吃逛吃了一會兒,就去機場過夜了。目前期待的重點只有澳門XMA了吧,有機會再説,如今真的是越來越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