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到,除開東京之外,我最喜歡的日本城市是哪一座,如今的我必定會回答廣島。

不是高山,不是北九州。或者説喜歡一詞本身就有點曖昧不清,至少廣島這座城市給我的整體感受是獨一無二的。

重慶和廣島早在三十多年前就已經締結為友好城市,不過説來友好城市這種東西對普通民衆并沒有什麽直觀上的用處,一打其他國家的友好城市我壓根沒有聽説過,大概只有多了政績的領導會笑不攏嘴。

但是廣島不一樣,至今鵝嶺公園上還有一座廣島園,是當年廣島政府贈送給重慶的禮物,也是重慶境内最純正的日式園林,即使它并沒有很大。年少的我曾漫步園中,小徑兩側的石燈籠沾上櫻花瓣,筑山庭與一片篁竹相襯,池泉園中則是數隻錦鯉往來翕忽。那時候我還從未去過日本,這片小天地能給我以身臨其境的微妙享受,東瀛的傳統文化也似乎透著一層薄薄的面紗,延續著一份神秘感帶給我的吸引力。後來略有涉獵日式園林才知道,廣島園完成度確實很高,稱爲佳品是措措有餘的。

不過於大多數人而言,聽到廣島的第一印象,必然是這兒挨過原子彈。

上個月補的一部電影, この世界の片隅に ,則是側面講述了普通人經過那段歷史的視角,當時我在自己的TG channel裏寫下了這麽一段話

力薦《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
前幾天看有推油說想要瞭解「大和」的「和」什麽意思,這部片子算是詮釋了一部分,於是慕名而去。
對以日本人角度描寫二戰時的普通人的作品,也并不是我第一次涉獵,以前看橫溝正史的書時有了這個問題對我的最早啓蒙,那時抛開推理故事本身,每每看見有對平民戰時生活的描述時,總會感嘆果然叫「衆生皆苦」。
好多細節,都令我印象深刻。是玉音放送結束時普通人突然從對天皇恭敬地姿態轉爲無奈鬆一口氣,抑或是身爲一個平常農村婦女的主角,譴責政府爲何沒有玉碎到底。
片尾處多次出現了原爆穹頂,恰恰就是去年這個時候,在廣島順著平和大通り一路摸po,隔河突然看見了這個標志性建築,之後便走進平和紀念公園,有拍照的游客,有鞠躬的追悼者。
世界和平。
且公義必勝。

説來前日在飛機上沒事做,把Kindle中多年看不完的金田一探案全集翻出來看了一本,要知道整個系列的時代背景也是二戰剛結束的日本,也是從普通人的視角出發,只是可能從劇情來講,一個偵探故事太離奇罷了,并不妨礙我們對當時的社會嘗鼎一臠。

各種盼望親人復員回來,急需重新確立家族秩序的大家庭,各種猜忌與絕望,各種百廢俱興,不斷郵到家中的戰亡通知書,親戚全部在戰時遇難的孤兒,構成了戰敗時日本的社會光景。

廣島當然不例外,這恰恰是最需要百廢俱興的城市之一,畢竟所有的東西都得重頭來過。

這時大概能牽引出一部分人對廣島的第二印象吧,一曲《廣島之戀》,傳唱度並不算低。其背景則是同名電影中的故事,一場發生在百廢俱興的廣島上的邂逅,更多細節就沒必要纍述。

不過我對其并無太多感觸,不知要説點什麽好,索性就不説了。

於是胡寫到此,我開始反思爲什麽今天突然想碎碎談一下廣島。無非是這兩天腦中一直浮現著廣島,只是不知緣由,也許有什麽契機吧,但我已經忘掉了。

那一出經典的對白好似可以斷章取義地描述現狀:

「你在廣島什麼也沒看見。」

「我在廣島看見了一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