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All ingress

INGRESS戰報2019Q1

鴿了很久的戰報系列,今年終於打算寫第一篇啦。契機是剛剛從胡志明大戰回來,所以看了一眼時間之後,直接取名Q1戰報好了。

不過大戰之前似乎是沒什麽好説的……

今年連續三個月的澳門IFS,第一場沒去成;

第二場紀念孫中山市政公園,在我回家過年前日舉辦,并且那天成功達成了人生新成就:第一次錯過飛機……(主要原因還是在於頭鐵臨時買了張票,并不是IFS耽誤的QAQ);

第三場花城公園,感覺玩法已經無聊了起來,每次去簽完到之後都變成了PKMG集會。而且明顯能從歷次參與者感受到人數的斷崖式下降,從第一場的一百多人,到如今四月名單上甚至有達不到最低要求的風險,看來大家熱情已去,牌子玩家們,IFS牌子都還沒銀啊喂!!!

值得一提的是Fev Games提出的對大陸IFS的新政策,決定將大陸IFS申請列入特別審核範圍,這意味著大陸IFS又重新看見曙光了,雖然到撰文爲止還未有申請成功的案例。此番可能會帶動一次大陸IFS熱,只是香港IFS分流之後澳門人數已經急劇減少,要是大陸IFS再分流,澳門本地玩家真的撐不起來活動了……

過年期間OPR出現了獎勵機制,每有效審100個po便可以把自己申的po挖出來一個,這條獎勵機制一度讓OPR活躍人數達到了巔峰值。不過OPR鹹魚的我也沒參與小猩猩義工活動,倒是借此時段在老家開了不少荒,兩天過一個的感覺太棒了!雖然結果還是讓我摸不到頭腦。

過年之後學業實在繁重,根本沒時間刷游戲,之前還幻想能在胡志明大戰前升16的我,臨戰前才發現差的太多了,此時跟我同期肝的某位大佬已經高出我10M的AP……

所有還是來談談重頭戲胡志明大戰吧:

3月22日下午翹課,赴港登機。第一次知道不是所有的航空公司都能走海天碼頭,長教訓了。在香港機場同一航班的候機廳,碰見了龍哥和三個港藍友軍及兩位綠軍玩家,不幸地遇到了delay,於是開始了日常派卡+嘮家常。當日聼龍哥提起有魔藍手機被搶,頓時驚慌起來,頭鐵前來什麽攻略都沒有做過,沒想到治安問題這麽嚴重。

飛機落地前拍下了胡志明的夜景,然後留下了HO CHI MINH CITY WILL BLUE!的美好祝願,正式踏入越南國境。最後感謝龍哥大金主讓接機車順路送我回了酒店。

3月23日一大早在check in點收到了西月大佬給的港藍「墮落」旗,意指專程出來開飯是墮落行為,還吐槽這次終於沒有寫錯字,以前做成過 「墜落」。被北藍吐槽因為門口標誌像是Glyph而被選定的check in地點,說起來居然有北藍大佬認出本萌新了,受寵若驚(

因爲這次是外國人身份, 此次我所屬的是澳門、澳洲、印尼聯合小分隊 ,感謝諸位友軍的幫忙。在市區大戰還得不停提防摩托車,不得不説是一次奇妙體驗,加之胡志明的高溫,這場大戰打的異常累,突然懷念香港。戰時不斷再問還有多久結束(柯文哲:沒有一點Agent的樣子)。戰後右肩曬傷了,拍完Group Photo趕快隨隊友去做了一次馬殺鷄……

休息時密切留意著各個信息渠道,終於東京主會場上宣佈: 199.76 – 175.24,
Ho Chi Minh City was captured by Resistance! 一場比主場打得更艱難的大戰,又一次在勝利中結束了。 感謝諸位的努力!

晚上前往AP的酒吧,門口有獨具一格的Resistance勝利宴的牌子,點上一杯Saigon Rose,望向遠處的金融塔,這才是出行該有的樣子啊!更令人興奮的是Mini Game上,抽中了Dong先生的小禮物,ADA15,對於從不氪金買牌子的本鹹魚來説真是運氣爆棚,每次AP都有收穫呀,看來愛呲牙的男孩子運氣都不會太差。

此次MD在零點沒有release,這使得我有機會睡了兩個小時,大家都説只做min pay,凌晨四點的胡志明街頭,就只有我和chunkee兩個人動身了。做到7點回酒店吃早餐,睡了回籠覺,又於11點和min pay團出發,到達郵政總局時恰好是check out時間,登記時只做了兩排,待到晚餐之後再出發。

意外的是完成3排以後,還有最後一排,都9102年了怎麽還有24過任務組成的MD?這讓萌新本萌異常吃驚。之前我信誓旦旦說要制霸原本想的是18個任務,此時有點想打退堂鼓了,以後一定要自己規劃,不能再只抱大佬大腿了。説起來很多大佬都表示這是第一次碰見MD的任務帶問題的,果真是一次不尋常的MD體驗。

而到了最後一排第一個的時候,因爲動物園不能夜刷,被迫放棄,這場MD成了我第一場沒有制霸的MD,不過於我而言18個已經足夠了,雖然少少帶有一些遺憾。這套任務每兩個Portal之間相隔甚遠,最長的一個竟然有3km,實在談不上簡單,也因此留下這個小遺憾吧。

3月25日,返港,航班上又一次碰見了龍哥,一起到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他往左去珠海,我往右去澳門,胡志明大戰之行正式結束。

離去年3月31日無錫起點,至此差不多是一年了。新的一年又會發生什麽呢?説實話熱情已經褪去不少了,鹹魚了一兩個月之後,突然覺得在手機上點來點去也沒有很有趣了。但Ingress,真正最有意思東西的是人,是那群可愛的玩家們,一如Ingress動畫開播前上田麗奈在節目中讀出的KBT48大佬的名句。那麽,期待下次Event的相見了!

(好想去高雄……)

Categories
All 杂文

爲何我不喜歡維基社群

毫無疑問,維基百科是一個偉大的網站。每每使用其他產品彈出捐贈窗口時,想都沒想就會下意識地按下Remind me later,不過即使是這樣「吝嗇」的我,在使用它這麽多年的此刻,也決定捐贈一筆意思金,因爲它真的很偉大。

維基百科很偉大,但維基社群卻并非如想象中那般美好。

維基百科是開放向所有人的,「人人可編輯」一貫是維基百科宣傳自己的主要標語之一。衆所周知撰寫維基百科并沒有什麽利益,只是一群默默奉獻的人在背後維繫著這個龐大的公益網站,他們稱自己叫維基人,組成了名爲維基社群的小圈子。既然是人人可以編輯,我要抱怨的是維基社群中進來了一些魚龍混雜的人嗎?恰恰相反,維基社群的成員可能太「精英」了。

不得不説默默耕耘的維基人們也是很偉大的,我沒有任何否定這群無私者的意思,相反我還要對他們説聲辛苦了。畢竟不是人人都願意付出時間精力來做這一件事,官方似乎提供過很漂亮的維基人數字,但那些只提供過一兩條貢獻的維基人在維基歷史都只是一閃而過。再者中文維基的特殊性,世界上約摸也就四五千萬能正常瀏覽中文維基的中文用戶,所以真正加入維基社群的人並不多,這真的是一個很小的圈子。之前我爲了熟悉維基百科編輯的語法,編輯自己的用戶頁以供消遣,并且還對堆砌用戶框產生了謎之興趣,當時的文章都還可以翻到。添加了一些地域性的維基人標簽之後沒過多久,便有人找上門來邀請我加入維基社群,他們其實也渴望著有新鮮血液注入。

我目前的身份也僅僅是一個「群員」罷了,因爲我很少參加他們的討論,更不説參加社群聚會這樣的活動,根本不算融入了這個社群。從那不經意翻閲聊天記錄的數眼中,我能感受到撰寫維基百科并不是一件容易上手的事,在這個社群中甚至還形成了師徒關係。可以注意到我一直再用「他們」來指代維基社群,也足以説明我是不存在什麽身份認同感的,故利益相關:我並不通曉維基社群的所有規矩,我僅以局外人的身份,來講述維基社群如何被我不喜歡。

後來某一天當我終於決定要新建一個詞條時,琢磨了許久詞條能不能通過的問題。因爲維基百科很嚴格,不是所有的東西都可以收錄進去,并且有一套完整的收錄準則,不得不讓人感嘆著實規範。但實際上當你操作起來的時候,這套規範并沒有想象中那麽清晰,稍微冷門一點的東西,就要考慮「關注度」這項指標,但我們不可能去普查全世界有多少人瞭解我要寫的東西,只能自己把控。對於單槍匹馬的新人來説,不一定能準確把控,也沒有誰預先的告知,我也看到在討論頁面下很多新人對關注度這一點提出疑問,這并不是一個個別現象,新人寫好之後直接以關注度不夠這一點斃掉,簡直是可以想象到的勸退。

當我完成詞條並發表之後,問題便發生了——一位資深維基人聲稱我的詞條涉嫌抄襲,封鎖了頁面。嫌麻煩的我確實從其他地方複製粘貼了不少,想到維基百科的規定很嚴格,沒通過也沒什麽好辯駁的,立馬著手修改。不知道是我不會用還是什麽原因,頁面給出的提示是頁面封鎖,草稿給予保留,在谷歌的預覽頁面也還看得見部分文字,但我找了很久實在沒找到草稿在哪,所以第二版等同於是用自己的話寫了一遍。(它給出了一個草稿頁面的鏈接但進去是空的,我寫到這個地方的時候又去別的一個封鎖頁面驗證了一下的確如此,還望諸君答疑) 不過意外的是,第二版被另一位維基人以「仍存在侵權情況,符合快速刪除條件」執行了快速刪除,這下便是真的連草稿都不剩了,義務巡站的維基人動作如此迅速,也確實辛苦啊。當一點都不剩的時候,肯定是會存在一定打擊感的,并且會質疑有人濫權。我寫的是某部國漫的詞條,第二版除了劇情梗概部分都是原創表述,而劇情梗概我是從官網複製下來的,還考慮到可能有被認定為侵權的風險,在那一處附上了官方簡介的鏈接作爲引用來源。這是我一直覺得疑惑的一點,如果官方給出的簡介不能用的話,也拿自己的話替代,不是徒增錯誤解讀或者夾帶私貨的風險嗎?維基百科在解釋著作權時,和關注度一樣,也是嚴謹的長篇大論,CC-BY-SA-3.0協議,檔次一下就提了上來。其實這些問題在其中都有解答,足以説明維基百科的嚴謹和專業,我的這個問題就和「我想轉載的內容都是常識啊!」一條較爲相似,不過按其説法我的確不算合規,也沒有辦法了。在我深入探究著作權這個問題的時候才發現,甚至有文字原作者也出現了侵權問題的案例,聽起來讓人覺得認真到可怕。突然想到國情不同四個字,也許是在體制内的這麽多年有些東西真的刻入靈魂了,實屬不幸。最後的最後,我堅信自己已經被勸退了,所以并沒有第三版的出現。

其實沒寫第三版的除了上面有點小小打擊感這個原因以外,更重要的還是沒有時間和精力去做這件事了,尤其是我這種還會擔憂會不會做無用功的新人,更會畏懼去邁出第一步。倘若從老人視角來看的話,也並非沒有案例,之前有位社群老人在退圈時就提到:到他的年齡,真有這麽一段空餘的時間,首先會想到的是提升自己而不是去寫維基百科。

嚴格到不人性化,是一種什麽樣的感覺呢,是和新聞中那位「我可以不批准你喪假」的老師一樣的。我開頭曾説維基社群沒有魚龍混雜,反而是太過於精英,精英到偏執的那種。并且本來也深知維基百科并不能代表最專業的學術的我,反而在這種偏執的追求專業感的反差中感受到了一絲不悅的情緒。一位知乎用戶Snorri稱他們為「理性偏執狂」,和我看法相近,這群 「理性偏執狂」取代了「理想主義者」之後,對新人寬容度減小,新手覺得不自由難以溝通。我似乎便是這新人中的一員,并且在這種環境下慘遭勸退 。這些看來,師徒關係也不是不可理解,甚至應該說太重要了。(題外話,在這個地方,知乎協議下回答著作權由本人所有,在他沒説禁止轉載以及我沒有商用並署名的情形下,這沒有任何侵權問題,也即是通常的CC BY-NC-ND 4.0國際,著作權問題不再多説,并不是本文主旨。)

此處開始是臨時插入的東西。大概爲了「抱團取暖」,我剛才試圖搜索了一下是否有和我同樣看法的人,然後才有了上面的知乎引用。並無詫異,我好多提到的東西都在這個問題中有所體現,其中不妨有擔當過編輯和巡站的人,例如因關注度不足被大量刪除,又如那位編輯曾刪除過頁面的某位新人用戶再沒有出現過的常態。除此之外似乎有一個重要點的被我忽略掉了,好多人把矛盾指向了中文維基社群。誠然我也沒接觸過其他語言的維基社群,開頭也簡略提及過中文圈的狀態,但還是忽略了這一點,有一種想把題目換成「爲何我不喜歡中文維基社群」的念頭。

值得一提的是,嚴謹的維基百科自己也提供了「對維基百科的批評」這一詞條,我們僅關注有關編輯的部分就好,這一部分才和維基社群相關。 其中有提到,方舟子在新語絲評價中文維基百科時稱:「幸而我平時只用維基百科的英文版,並無使用其中文版的必要和打算。維基百科的聲譽是靠其英文版打出來的。兩種版本的撰寫者、編者的素質差異擺在那裡。英文版的內容都顯得相當專業,而中文版的內容僅從「方舟子」這個條目就可以看出其草率和偏頗了。」 專業性已解釋過不討論也并不構成不喜歡社群的原因,反而會被那些在中文圈中不斷追求卓越的人所激勵,這句話最驚醒我的一點是「維基百科的聲譽是靠其英文版打出來的」,那麽是否說,我曾經對中文維基社群有過先入爲主的看法。此刻我非常不確定,想必是有了。

假使今天中文維基社群來場徹頭徹尾的改革,我想我也過了活躍於維基社群的年齡了。倒也不必假使,中文維基社群亦有不少誠心想將其建設好的有志青年,不可一棒子打死,我也衷心祝願它能朝著更好的地方發展。也正如我捐贈維基來表明我支持維基百科的立場,我也會繼續在閲讀過程有緣做一下修正筆誤更新近況之類的小貢獻,但社群這一脚水,我是不會再淌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