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All ingress 杂文

LBS遊戲,沉寂或繁榮

LBS (Location Based Service)遊戲,即基於真實地理位置的遊戲,在一場大瘟疫面前,突然顯得十分脆弱。我之前一直談及的 Ingress 便是其一,不過現在已經鴿了 Ingress 系列,過往零零散散有不少碎片信息,放一起整合一下也未必不可。

想談LBS的真正契機是前幾天微軟宣佈旗下的 Minecraft Earth 將於 2021 年 6 月 30 日正式停止運營,而這款遊戲不過上綫了一年之餘。百業蕭條的這一年,電子遊戲界持續的繁榮讓其他業者垂涎不已,殊不知其中也有LBS遊戲這樣的天涯淪落人。這也恰恰彰顯了LBS遊戲的本質——它們與「傳統電子遊戲」有很大的區別。

「傳統電子遊戲」一詞出自我一個朋友嘴中,是那種成日追大作首發,也不乏挖掘冷門,還會往遊戲媒體投稿的硬核玩家。可我向他安利了好多次 Ingress 都無果,我猜這個宅男其實就是不想出門,當然他給我的臺面上的理由是:「我還是想玩玩傳統的電子遊戲」。

既然它們不傳統,真正「前衛」的地方就是,你得出門啊!坐享著全套室内服務,好幾個月能不出門的現代小年輕一聽,這還得了。所以LBS遊戲并沒有那麽受「慵懶的」年輕人的歡迎,即使是在瘟疫爆發之前,曇花一現的LBS作品也出現過不少,我記得的就有 Empower Labs 出品的 Delta T。瘟疫只是壓死 Minecraft Earth 的最後一根稻草罷了,絕非根本原因。

Minecraft Earth 的可惜之處在於,這個IP實在是太值錢太有名了,龐大的玩家基數,讓圈内人曾經對他予以厚望。雖然剛才講的全是LBS遊戲的窘境,但也不乏有超級成功的例子——Niantic 的 Pokémon GO。甚至可以稱之爲家喻戶曉的程度,外行人未必知道你那L啥B啥S啥的是什麽玩意兒,但只要你説出 Pokémon GO,他們就會恍然大悟地點點頭,「原來如此噢」。我在安利 Ingress 時常常也得補上一句,就是 Pokémon GO 一家公司的作品啦,希冀能以此提高一下安利的成功率。Pokémon GO 的成功在很多人眼裏是得益於這個超級IP,曾經聽人一針見血地評價過,只要有 Pokémon 在,再爛的產品成績也不會差到哪去,當然事實如此。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的 Pokémon GO 的營收成績約8.32億美元,甚至是發行以來最賺錢的一年,真的令人瞠目結舌。

(Source: Statista)

那麽 Minecraft 又是怎樣一個IP呢?一個超越了俄羅斯方塊的傳奇,目前世界上全平臺銷量排行第一的電子遊戲,可想而知它擁有什麽規模的用戶基數。微軟親自操刀要拿自家IP搞一個 Minecraft Earth,也是再爛成績也不會差到哪去吧?於是乎到今天臉腫到不行。

這背後的原因確實很多,宣傳力度不夠是肯定的,即使 Minecraft 和 Pokémon 這兩個IP能拼一拼,Minecraft EarthPokémon GO 則是兩碼事了,Minecraft 玩家未必聽説微軟還搞了一個LBS遊戲叫 Minecraft Earth。誠然,知道 Pokémon 的也未必知道 Pokémon GO,但僅論廣告都不是一個層次, 我個人最喜歡的Pokémon GO 廣告來自日本市場,我這個人很實在,有我鳥,我就愛。但如果問我 Minecraft Earth 有什麽宣傳,我真的一頭霧水,要不是玩家社群討論過這個,我壓根就不會知道。

再者IP的歷史沉澱也是不同的,兩個IP在初期很大程度上都有子供向的特點,然而 Pokémon 沉澱了這麽多年,具有消費能力和自由行動的用戶基數是遠遠高於 Minecraft 的。我現在能想到還很狂熱的 Minecraft 玩家例子是我一表弟,看樣子他也玩不了 Minecraft Earth,他爸應該不會允許他出門亂逛……LBS遊戲高度依賴於可以自由行動,事實上這是一個很高的門檻,玩家少也完全可以理解。而去年LBS遊戲會蕭條的原因無非就是全世界各種宵禁、封城的政令,扼住了自由行動的脖子。

而盲信大廠,可能也是一個致命傷。微軟自己操刀,好似大公司經費充足,研發人員靠譜,就一定能搞好一個新領域,而犯了大忌。 寶可夢公司當年把 Pokémon GO 交給了矽谷一家嶄露頭角的小公司 Niantic 來開發,顯然看重的是術業有專攻這點,Niantic 也憑藉 Pokémon GO 成爲一隻不錯的獨角獸,可謂雙贏。

Niantic 近年來也拿到不少新IP,比如 Harry Potter,比如卡坦島,成績也都還不錯。要説業界LBS遊戲的領頭羊都有誰,其實只 Niantic 一家而已,根本不再有第二家。

要説LBS遊戲這塊蛋糕香不香,看看資本家的動作就清楚了。因爲測繪等法律因素的影響,中國大陸(絕大多數地區)是不能玩 Pokémon GO 或者 Harry Potter: Wizards Unite 的。於是騰訊立馬出手,發佈了一款和 Pokémon GO 真的很像的LBS遊戲《一起來捉妖》,從《一起來捉妖》的命運,不妨能對中國市場情況管中窺豹。

四個字形容,盛極一時。那些浮躁的年輕人,紛紛獵奇地湧入這個新環境,一時間盛況空前,隨後迅速沉寂。當然這會牽扯到的原因又很多,騰訊的運營是一方面,飛機(僞造定位)的氾滥又是另一方面。年輕人對新事物自然是有接納能力,但是能否長遠維持,則是一個多因素平衡的複雜議題了。

即使喪文化彌漫在年輕人社群中,御宅族也從來不是那麽正面的詞。《健身環大冒險》這種模式能成功,或多或少還是説明了玩家想要追求一種運動和娛樂能結合的方式。那麽真正鼓勵出門爲何會如此難?我想出門周期長應該是一個重要原因。我沒能找到《健身環大冒險》的平均游玩時長的數據,體感身邊玩家來看也不并會太長,跟正兒八經要去健身房的人完全無法比。所以LBS遊戲玩法的設計尤爲重要,想要長期吸引玩家,應該不能太肝。講玩法,Niantic 仍然是領頭羊,LBS遊戲來來去去都是那些眼熟的玩法,皆是模仿自 Niantic 的幾款作品。

回到最開始的問題,瘟疫所導致的自由行動的限制是對LBS遊戲業界的一個巨大挑戰,甚至是一個無解的問題。因爲LBS遊戲就是鼓勵出門,而僞造定位的行爲會違反任何一款LBS遊戲的ToS。這大概也是業界未曾想到的問題,之前誰也不能預測到瘟疫的出現,一開始我曾滿懷欣喜地報名了好幾場綫下活動,也全部都泡了湯。爲了拯救日活,運營也不得不出一些奇招,Ingress 就推出了一個 Drone 功能,允許玩家放出一個無人機飛到其他地方進行某些基本操作。剛推出的時候玩家戲稱是官方飛機,好似有些違背遊戲精神,不過久而久之也是樂在其中,也算得上一個拯救日活不錯的策略。

綫下活動亦是LBS遊戲的核心特徵,我一直認爲的就是社交比LBS遊戲本身有趣,至少我常玩的 Ingress 是這樣。這并非個例,好多已經AFK的玩家,也會突然在有活動的時候回歸,無非就是想和舊友聚一聚吃個飯。所以社群中經常調侃這就是一個約飯軟體,而非一款遊戲。不過因爲要面對真人,一方面法律風險會變高,再者一些「社交恐懼症」會非常避諱這種場合,所以LBS真的門檻很高。其實抛開LBS遊戲,講講LBS在其他的應用,十有八九都是社交。比如騰訊位置服務中提供的解决方案,稍微看似實用一點就是物流和出行,而休閒相關的解決方案根本繞不開運動和社交。LBS并不算最前沿的應用,積纍這麽多年,好似發展方向已經圈定在了這幾部分,革命性的創新還未出現。

LBS遊戲往往會加上AR的噱頭,畢竟比起LBS,AR這個詞在媒體上被曝光的頻率要高得多。不過按照廣義的AR定義,只要擁有虛擬熒幕和現實物件的互動,都能算作AR,那麽LBS完完全全是包含於AR的小類。

這方面的大幻想家,不得不提川原礫老師的《刀劍神域》了,其他地方在講VR遊戲構想時,時不時就會提兩嘴SAO。事實上《刀劍神域》在劇場版《序列之爭》中,也有過AR遊戲的暢想,整個故事是在基於一款AR可穿戴式設備所組織的。抛去劇情中稍微有些天馬行空的元素,我記得有個場景是主角團前往一個公園參加公會戰之類的活動,這完完全全就是現在LBS遊戲玩家的真實寫照嘛,毫無區別。玩法不革新,LBS遊戲的推廣仍然是寸步難行。以目前的市場環境,即使推出了劇中所構想的獨立AR設備,也只是白白讓門檻變得更高,不會有很好的結果。LBS遊戲的初始門檻已經很高,降低門檻才是一個趨勢,這方面的考量我認爲是川原礫老師不曾設想到的,畢竟他跟商人的頭腦不一樣,不用考慮營收,書中虛構那款遊戲有多火爆就是多火爆。

某種程度上,倘若需要細分,Ingress 和 Pokémon GO 也不能算作一類LBS遊戲。就如剛才所説的社交這板塊,有人愛社交,有人卻社恐。 Pokémon GO 淡化了社交屬性,其實還滿火爆的,我卻覺得有些無聊。至少就Ingress來講,對生活的熱愛,對世界的探索,永遠才是真諦。不管要如何增强現實,現實本身才是根基。Ingress 玩家的狂熱是其他電子遊戲玩家難以想象的,他們會在登上珠穆朗瑪峰的路途上,為天梯申po;他們會深夜驅車幾百公里,只爲揭掉一個蓋子;他們會於閲兵儀式期間在天安門城樓出log,讓你一愣玩家真是無處不在;一塊碎片在飛越半個地球之後被踢入球門時,終於讀懂了什麽叫天涯若比鄰。路人好奇詢問你們究竟在幹什麽而得到一個在玩遊戲的回復時,錯愕的表情就像在看一個瘋子。Spielberg 拍攝《頭號玩家》時還是太保守,來拍一拍 Ingress 玩家的故事,只覺得《頭號玩家》也不過如此。

届時你會遇到戰略家,凝視著地球的輪廓,告訴你倘若穿過那片冰原,將會是世界盡頭。

Categories
All ingress

INGRESS戰報2019Q3

真實的時間跨度已經超過Q3了,只是之前一直不想去寫,這次借桃園大戰結束,想來記錄一下。説來我這種方式不如放在Ingress維基裏面去,發現除了台灣以外的好多詞條都沒有更新(逃

七月第一個星期六,跑到隔壁成都去參加IFS,因爲人數衆多還拆分成了東郊記憶和浣花溪公園兩場。好多成科的人在場,我才的得知成科居然有Ingress社團這種東西存在……拿到了新版的passport,白嫖就是美滋滋。最後Po了如下原文

成都IFS 5.0 2019.7.6 東郊記憶
第一次參加大陸的IFS
派卡效率不要不要的
印象深刻的還是硬核成電大軍
晚上和外地友軍吃了一頓餐廳孃孃評價為「這幾個人哪裡是來吃火鍋的」的純清湯養生火鍋……
期待下月再見
等等,下……下月?
好像哪場都去不了🌚

七月中旬恰逢一位廈藍的小姐姐來重慶取景,她是一部Ingress紀錄片的組織人之一,剛好西大有位友軍曾經幫助過她的忙,於是那天就一起在和西大友軍們開了飯之後欣賞了搶先版的紀錄片。

那時候正好是Myriad系列挑戰的chapter 1,要UPH750個,當天下午和陪我一起過極黑鳥殲極戰的友軍刷了100個。之後硬生生在大夏天的火爐連續出去三天才把這個牌子肝成紫色。

轉生之後一直都很鹹魚,好像之後并無事發生,甚至回到澳門之後玩起了巫師。時間直接就跳到8月在墨爾本參加IFS了。噢對,在墨爾本的時候簽到牌黑了,我甚至直接好幾天都沒去開游戲。po了如下原文

IFS 2019.8.3 Melbourne Ringwood
參加了這麼多次FS,早已知道模式很固定,我就是去瞎玩認識新大佬的
一個合格的poc是應該BBQ給大家吃的(手動愛特某人)
感謝AP上友軍的一杯IPA
同我講廣東話的大馬華人🤣
第一次感受澳洲的IFS,氣氛真的超棒啊!
Btw我下個月想玩field test耶,FS真的有點審美疲勞了🙈

重點來了,Field Test。那會聯繫兩位澳門PoC大大願不願意承辦,一是當時活動形式很神秘,大家都不知道要做什麽,二是被理解爲字面意思的拉field,大大說沒興趣。最後大佬說如果你感興趣就自己填表單承辦澳門FT,填好form,一次稍微正式的PoC體驗開始了。

之後一個小插曲是Aurora挑戰的牌子,是一種全新的計算畫圖分的挑戰形式,然而我最討厭畫圖,拿了低保走了。

轉眼就是九月IFS,已經回到澳門,po了原文如下:

IFS 9.7 Macau
Edifício de Vendilhões de Iao Hon
一次最後終於不再是Pkmg社群日的ifs,因為這次變成巫師社群日了……
倒是和經理聊半天FT的情況,大家記得下週來啊!

依稀記得回家路上突然被蓋,然後得知是日本綠軍規劃的史上最大大新聞……

第二個周末終於迎來了我期待已久的FT,心路歷程看原文就好,不多贅述:

Macau Field Tests Hexathlon SEP 14

這次算實實在在當了一次PoC吧,五月擔任臨時IFS PoC純粹是被去高雄的真PoC扔了鍋……

但也還好,FT整個流程並沒有讓PoC負責太多東西。我其實划了不少水,好幾次凌晨出新消息,都是台北的綠PoC大大幫我在澳門群通知的,我直到中午才看到,有勞他們😅

上週經理從香港過來,我和她聊天時,她談到FT的目的是要發掘一種「介於IFS和MD之間的新玩法」,最後很多玩家的反響的確不錯,部分agent評價FT的娛樂性甚至高於XMA,至於大家詬病的,多不是玩法本身,而是針對蛋疼的Prime……

最早我決定辦FT時,還擔心因聲望不夠,沒有人來就尷尬了。Chunkee今天下午對我說這次舉辦的非常成功,究其原因還是多虧了有牌子啊😂。

感謝219位來自各地的大佬(我看見合照裡面還有菲律賓綠軍的旗子?)於中秋佳節來到澳門捧場,有緣再會!

九月底有碎片戰,鑒於全程不關我什麽事,白嫖牌子又美滋滋……

與此同時Scanner [REDACTED] 壽終正寢,開游戲的時間真的是越來越少。

十月五日一場小小的IFS,差點害怕人來不齊:

IFS 10/5 Macau S. Lourenço

重點講講雙十國慶賀禮吧,Umbra XMA桃園。

繼打算去2018.4.28花蓮(無証),2018.10.20臺中(跟HK同一系列沒選擇去),2019.3.1桃園(去了HCMC冇錢錢了),2019.5.4高雄(考試撞期),2019.6.15澎湖(把時間改了之後考試撞期……)都沒去成之後,終於真正第一次來台灣參加活動,心滿意足。

10月11日,在桃園機場入境的時候,正好前面一位日本玩家背包上就挂著Ingress的swag,後來AAP的時候在Hilda介紹下才知道那人居然是猩猩的新員工……

當晚沒有做什麽游戲相關的事情,intel OPS也沒我,又太晚了去不了WP,就自己去看了近期的熱門電影《返校》。

10月12日,在會場集合,第一次看見真的車車,并且已經NL1331的portal也已經上綫。

下午在大戰前和隊友們碰頭。

地面戰其實還蠻枯燥的(尤其是戰力懸殊的情況下),就是走走走,主要目的是搶UPH的分數,所幸在UPH這個小項目上還勝了一次,不過最終結果輸了,并不意外。明年二月的澳門XMA實錘的話,本來時間也充裕,可以試試其他付費項目(OCF倒是鍾意許久,可惜這一場沒有)。

大約到結束前半個小時左右,擠上了嘉義友軍的車車,出現了「偷渡客」這一新梗。

Group Photo之後,便前往了AAP的酒樓,然而澳門的隊友都去了夜市吃飯,就我一個人去AAP……又和嘉義友軍相依爲命。

AAP上拿到了鋁製的大戰紀念卡,這次居然沒有抽獎活動,想著延續一下運氣呢,哈哈。約定好繼續搭嘉義友軍的車車夜刷MD。

雖然MD任務在11點左右就上綫了,但我們的車隊因爲種種原因(比如有人叫不醒)13日凌晨才開始從中正公園出發。因爲這次不是制霸車隊,感覺我第一次真正理解了Cargress的含義,在大佬精心規劃的路綫下,Cargress刷任務原來是全程不用下車的。

當然當晚最後一個馬祖新村的任務遇到了一點小波瀾,有個po很難碰到,爲什麽每次夜刷都有這樣的情形呢,哭了。有一隻貓貓一直在裏面,大概當晚它已見過太多奇奇怪怪的人在門口撞墻,一般時間都是在和貓貓對視,「笑你們漂不到XD」。Min pay車隊自此收工,制霸大佬不在大家低保就好。與此同時,看見制霸大佬發ins在沙巴奮戰。

「笑你們漂不到XD」

因爲我酒店住的很遠,并不在會場附近,突然發現有兩個任務其實離我那裏很近,就自己做了,遂走上一條不歸之路,這意味著我要解兩排。起床之後開始了一個人的凄慘單刷之路,不得不説這套任務走路真的很難解,公交交通也沒有直達的,有大佬推薦租借Ubike的自行車我也沒有用上,真的慘慘凄凄。

下午先在會場簽退,拿了Retro的車車包,拿了全國運動會的合作活動徽章,又踏上了一個人的補任務之路,當時還剩兩個,忠貞龍崗和中央大學最近,但是是兩個方向,實在是折騰。講真單個任務不算麻煩,但是每個任務之間隔的距離實在是難受。像有一景點公交往返要五個小時,這絕對是給Cargress玩家準備的。

忠貞龍崗途徑國旗屋,見識到了真·青天白日滿地紅。然而那個任務可能五分鐘不到就搞定了,根本沒有待太久,去了馬上就回程。

去中央大學的路上我才意識到這是大學生們國慶連假結束返校的時候,不得已跟諸多學生們擠了同一班車。中央大學的門口就是在臺復校紀念碑,中大是一所蠻不錯的學校,但算不上台灣第一梯隊的大學,跟我想象中的那個民國的國立中央大學有點差距。重大裏面現在還有國立中央大學的紀念碑,是抗戰時期遷至重慶的國立中央大學遺址,那才算真正的中大輝煌歷史吧。説起來中大即使在中國也被拆分成了好多學校,南京大學和東南大學至今還在為誰是中大正統爭論不休,想來也有些好笑。這裏說這段話其實不太合適。中大還是很美的一個校園,特別是大門口旁邊,可以俯瞰整個山下的夜景,我當時的第一印象就是太適合情侶約會了吧!事實上,確實好多情侶在那個坐著,我檸檬了。

至此解完兩排任務,到中壢夜市逛吃逛吃了一會兒,就去機場過夜了。目前期待的重點只有澳門XMA了吧,有機會再説,如今真的是越來越佛。

Categories
All ingress

INGRESS戰報2019Q2

完結撒花!

就在剛才終於升了16級,Ingress,卸載!(

總之先鹹下來了,這個當初一股腦決定的「戰報」系列也確實是最後一篇了。以後也許還是會有夜來非感想,那就換個標題以後再説吧。

4月的IFS都沒有什麽很深刻的印象了,石排灣公園,第一次見識了廣藍大佬的現場解碼。

4月底的時候出現了DarkXM劇情的牌子活動這一個小插曲,連Link,金牌的要求是250KM,這在澳門是很難實現的目標。

當時臨近考試,還是找到一個忙裡偷閒的半日,北上普陀寺開牌子,還順便拿到了澳門藍軍新logo的小禮品,多謝那次新會和中山大佬的幫助。

接著我最期待的高雄XMA到了,當然和之前預估的一樣,忙於考試,沒辦法參與現場,最終去了中山的充電室。此外當晚還有澳門的IFS,因爲POC去了高雄,5月的IFS是由我來背鍋的,也是第一次擔此職務。

「 Abanddon高雄場中山充電室

趁今天充電的機會順便把奔三生日提前過了(本想把美好記憶留給高雄現場,可惜考試沒去成哈哈)

感謝中山珠海廣州友軍

之後無縫銜接澳門IFS

本月大中華區僅此一家( 也是我第一次背鍋IFS(畢竟大佬們都去高雄了)

天公不作美反倒是成了最稀荒的一次雨中IFS,不過開心最重要 最後再次感謝各位~ 」

不過入台證什麽的都辦好了,怎麽能不去一趟呢!考完我就溜到臺中去了,作爲20嵗的成人旅行吧,當時是這麽想的。

「今天是台中友軍騎機車載我制霸大肚山,結果發現電影快趕不上了而在市區逆行飆車的硬核agent
寶可夢成功創造新梗,隨後起8
poc指揮,實時關注log和抬腳情況,綠軍十分鐘趕過來,分人手守po,最後只剩一個摸燒了的po還能互刷半小時,台灣的起8都是這麼硬核的嗎???我彷佛是在參加台中大戰
感謝台中友軍大佬們~~」

五月中去上海交流,交流完之後就是我一個人在周邊城市隨手刷刷刷了。於是19日的傍晚,在西湖邊上達成了UPV10000!還 造訪了十二年前到過的地方,一點都沒變 。

在之後其實就是最近的事情了,畢竟這也不嚴格算Q2的總結,畢竟六月才開始第一個星期,但是都16了,我是真的想鹹了233,才打算提前這篇Q2的總結,也標志著一個系列的完結。

前不久藍軍贏下了整個Osiris系列,北藍發了一篇推送,大家都評論到非常燃。 其實回頭一想,這所謂一年的戰爭也正是我入坑一年的歷程,隨手記錄一下。 (發於pyq的原文)

2018年春,南京到無錫的復興號動車上,萌新懷著複雜的心情,獨自踏上第一次MD的道路。那時候什麽都不知道的他,只是跟著好友徹夜騎行在無錫的街頭,留下的是三月江南的春花,太湖邊上的白鷺,和深夜清名橋旁的小橋流水人家。當然他也並不知道,這居然是大陸的最後一次MD。

於是他初入社群,加入的寥寥數幾個TG頻道,發佈著「Osiris」一類中二的詞語,作爲游戲王玩家他向來只知道Osiris的天空龍,并不理解其代表的真正含義。

2018年春,卻鮮見春天的氣息,畢竟嶺南早已經悄悄入夏。只是覺得MD有趣的他,在東方之珠不夜的繁華中,有了一次截然不同的制霸體驗。那時候他並不知道這座城市背後的輝煌,只是凴自己的意識在接觸這個世界。來自廣州的大佬對他提了一句XMA更有趣,於是在他心中埋下了萌芽。

懷揣著這個萌芽,「Cassandra」推出了,對他而言依然是難以理解的中二詞語,但他開始去嘗試。只是從札幌再到新加坡,屢次錯過機會,他才意識到對於一個時間財力都有限的學生來講,參加一次地面戰并不容易。最後在開學的第一個周末,他接觸到了遠程充電這一模式,為仁川的友軍獻出了一份力。

2018年秋,珠江口上倒不見瑟瑟落葉,仍是一副夏末的模樣。這一次他抓住了機會,因爲「Recursion」系列決定在香港舉辦,這幾乎就是在家門口了。對於名詞的意義仍是一頭霧水,但他知道這和最近推出的中文譯名爲「轉生」的新功能或多或少是由聯繫的。辛辛苦苦打完這場大戰,在AP上聽見有人用粵語高呼「4比0」時,他才知道這是一座東亞藍軍不落的燈塔。

在這之前,他曾在中山市區,向外伶仃島射出了最後一條Link,龐大的Field覆蓋了整個珠海和澳門,這是為名爲Global MU的行動做出的一點微小貢獻。以爲很厲害的他,在全國圖示中才發現了天外有天,這個活動,最終成爲了藍軍取勝的關鍵。

爆竹聲中一歲除,轉眼便是新年了。猶記的聖誕節時在三亞偶遇一名Saratov的綠軍,與他暢談「Darsana」的規劃,而現在Darsana已經在眼前了。由於他已經瞭解了整個體系,這次是他早已規劃好的,心心念念的一次大戰。他乘上香港飛往胡志明的航班,在Ins上留下HO CHI MINH CITY WILL BE BLUE的感嘆。不過他仍然對全球戰局不是很敏感,權當作一次旅游。胡志明這次如他所願真的藍了,遺憾的是三月的Darsana藍軍卻只有這一場勝利。

終於,芝加哥如文中所述,浸入了藍軍海洋之中。這代表「Abaddon」的結束,也代表了整個Osiris的結束。回想起月初,Abaddon的序幕局高雄,面對數量巨大的日本綠軍,堅持到最後也無力回天,何嘗未陷入這樣的苦戰了?阿姆斯特丹的勝利,終於將比分扳回了平局,這也注定最後的芝加哥是決定性的一戰。而這一戰,以三分優勢極限翻盤,成就了這一篇振奮人心的文章。

寫到這裏也頗爲詞窮,不知再如何去渲染氣氛,便借用揉揉文末所説的話吧:「感謝所有人,是每一段披星戴月的旅途每一次日夜兼程的時光,讓今天的我們有好故事可以說。」

Categories
All ingress

INGRESS戰報2019Q1

鴿了很久的戰報系列,今年終於打算寫第一篇啦。契機是剛剛從胡志明大戰回來,所以看了一眼時間之後,直接取名Q1戰報好了。

不過大戰之前似乎是沒什麽好説的……

今年連續三個月的澳門IFS,第一場沒去成;

第二場紀念孫中山市政公園,在我回家過年前日舉辦,并且那天成功達成了人生新成就:第一次錯過飛機……(主要原因還是在於頭鐵臨時買了張票,并不是IFS耽誤的QAQ);

第三場花城公園,感覺玩法已經無聊了起來,每次去簽完到之後都變成了PKMG集會。而且明顯能從歷次參與者感受到人數的斷崖式下降,從第一場的一百多人,到如今四月名單上甚至有達不到最低要求的風險,看來大家熱情已去,牌子玩家們,IFS牌子都還沒銀啊喂!!!

值得一提的是Fev Games提出的對大陸IFS的新政策,決定將大陸IFS申請列入特別審核範圍,這意味著大陸IFS又重新看見曙光了,雖然到撰文爲止還未有申請成功的案例。此番可能會帶動一次大陸IFS熱,只是香港IFS分流之後澳門人數已經急劇減少,要是大陸IFS再分流,澳門本地玩家真的撐不起來活動了……

過年期間OPR出現了獎勵機制,每有效審100個po便可以把自己申的po挖出來一個,這條獎勵機制一度讓OPR活躍人數達到了巔峰值。不過OPR鹹魚的我也沒參與小猩猩義工活動,倒是借此時段在老家開了不少荒,兩天過一個的感覺太棒了!雖然結果還是讓我摸不到頭腦。

過年之後學業實在繁重,根本沒時間刷游戲,之前還幻想能在胡志明大戰前升16的我,臨戰前才發現差的太多了,此時跟我同期肝的某位大佬已經高出我10M的AP……

所有還是來談談重頭戲胡志明大戰吧:

3月22日下午翹課,赴港登機。第一次知道不是所有的航空公司都能走海天碼頭,長教訓了。在香港機場同一航班的候機廳,碰見了龍哥和三個港藍友軍及兩位綠軍玩家,不幸地遇到了delay,於是開始了日常派卡+嘮家常。當日聼龍哥提起有魔藍手機被搶,頓時驚慌起來,頭鐵前來什麽攻略都沒有做過,沒想到治安問題這麽嚴重。

飛機落地前拍下了胡志明的夜景,然後留下了HO CHI MINH CITY WILL BLUE!的美好祝願,正式踏入越南國境。最後感謝龍哥大金主讓接機車順路送我回了酒店。

3月23日一大早在check in點收到了西月大佬給的港藍「墮落」旗,意指專程出來開飯是墮落行為,還吐槽這次終於沒有寫錯字,以前做成過 「墜落」。被北藍吐槽因為門口標誌像是Glyph而被選定的check in地點,說起來居然有北藍大佬認出本萌新了,受寵若驚(

因爲這次是外國人身份, 此次我所屬的是澳門、澳洲、印尼聯合小分隊 ,感謝諸位友軍的幫忙。在市區大戰還得不停提防摩托車,不得不説是一次奇妙體驗,加之胡志明的高溫,這場大戰打的異常累,突然懷念香港。戰時不斷再問還有多久結束(柯文哲:沒有一點Agent的樣子)。戰後右肩曬傷了,拍完Group Photo趕快隨隊友去做了一次馬殺鷄……

休息時密切留意著各個信息渠道,終於東京主會場上宣佈: 199.76 – 175.24,
Ho Chi Minh City was captured by Resistance! 一場比主場打得更艱難的大戰,又一次在勝利中結束了。 感謝諸位的努力!

晚上前往AP的酒吧,門口有獨具一格的Resistance勝利宴的牌子,點上一杯Saigon Rose,望向遠處的金融塔,這才是出行該有的樣子啊!更令人興奮的是Mini Game上,抽中了Dong先生的小禮物,ADA15,對於從不氪金買牌子的本鹹魚來説真是運氣爆棚,每次AP都有收穫呀,看來愛呲牙的男孩子運氣都不會太差。

此次MD在零點沒有release,這使得我有機會睡了兩個小時,大家都説只做min pay,凌晨四點的胡志明街頭,就只有我和chunkee兩個人動身了。做到7點回酒店吃早餐,睡了回籠覺,又於11點和min pay團出發,到達郵政總局時恰好是check out時間,登記時只做了兩排,待到晚餐之後再出發。

意外的是完成3排以後,還有最後一排,都9102年了怎麽還有24過任務組成的MD?這讓萌新本萌異常吃驚。之前我信誓旦旦說要制霸原本想的是18個任務,此時有點想打退堂鼓了,以後一定要自己規劃,不能再只抱大佬大腿了。説起來很多大佬都表示這是第一次碰見MD的任務帶問題的,果真是一次不尋常的MD體驗。

而到了最後一排第一個的時候,因爲動物園不能夜刷,被迫放棄,這場MD成了我第一場沒有制霸的MD,不過於我而言18個已經足夠了,雖然少少帶有一些遺憾。這套任務每兩個Portal之間相隔甚遠,最長的一個竟然有3km,實在談不上簡單,也因此留下這個小遺憾吧。

3月25日,返港,航班上又一次碰見了龍哥,一起到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他往左去珠海,我往右去澳門,胡志明大戰之行正式結束。

離去年3月31日無錫起點,至此差不多是一年了。新的一年又會發生什麽呢?説實話熱情已經褪去不少了,鹹魚了一兩個月之後,突然覺得在手機上點來點去也沒有很有趣了。但Ingress,真正最有意思東西的是人,是那群可愛的玩家們,一如Ingress動畫開播前上田麗奈在節目中讀出的KBT48大佬的名句。那麽,期待下次Event的相見了!

(好想去高雄……)

Categories
All ingress

12月INGRESS戰報

本打算擬「年終總結」這樣一個標題,不過恰巧今天北藍發了一篇年終盤點,把今年發生過的各個大小事件涵蓋的很到位,便不在此纍述。本系列還是繼續以我的視角出發,講講這個月自己的游戲經歷。

之前已經提到了猩猩將從本月開始實裝IFS的牌子,於是澳門搶到頭香,舉辦了第一次澳門IFS,為12月的游戲歷程拉開了序幕。以下pyq為原文:

#IngressFS

第一次參加IFS也是澳門第一次舉辦,在本月後可以開牌子了大家興趣高漲(不是 checkin的時候正好被Hilda姐拍到233

活動media和動畫看得好爽的restocking portal

此次小小的戰利品

以及因為沉迷pkm go和大佬trade而錯過的大合照 這應該也是我今年最後一場活動了,這次IFS也算為我ingress career第一年畫上句號,2019再見~(18的卡發不完了!

之後幾天就進入考試周了,并沒有什麽好説的。不過由於和某pkmg大佬在社群日IFS上一直trade鐵啞鈴,并在過程中不斷加深對pkmg的認知,導致我對pkmg的興趣大增,不過pkmg戰報是不會有的,畢竟和當初我想寫ingress戰報有本質上的不同,以後最大的可能是什麽戰報都沒有了

15日一考完,當晚就乘上廣州到海口的火車溜了,好久沒坐過這樣的通宵硬座,屎蛋差點沒趕上火車233

16日和在海口的閨蜜逛了逛街,隨意v/c了一些沿路po,晚上在海大完成了一套任務。次日和屎蛋在萬綠園做任務時,一位海口藍軍艾特了我,邀我一起去打raid……最後陰差陽錯地給十幾個小精靈玩家發了卡。當晚隨巴士前往儋州,驚嘆儋州po密度能趕上海口了,並收到了儋州唯一藍軍的歡迎。

海南整體玩家的數量都談不上多,最後去三亞游玩的時候,艾特一位出log的綠軍詢問一下某些情況,結果被告知他是俄羅斯的游客,説起來三亞確實到處都是俄國人。最後我在三亞面到的唯一玩家,是位俄羅斯游客(

短暫的海南之旅結束之後就回到了重慶,我家附近總算是過了兩個簽到po,可不能把簽到給斷了,再冷的天都得出去!

之後某天Winnie姐和一位港藍來重慶旅游,以一個極不靠譜的向導身份同他們約飯,還和一位之前沒見過的重藍yoko約到了同一家店2333。後來叔叔作爲靠譜的向導身份帶我們去長嘉匯喝手工啤酒,説起來商場修好之後我還沒去過彈子石方向,我向Winnie姐調侃的便是,我也是來旅游的。喝完酒之後去吃了網路上爆紅的「鬼包子」,它其實只是一家路邊攤,因只在晚上十點之後營業而得名,外地人都有聽説過這家店,而我當時並不知道,我果然不懂主城Orz……鄉下人,鄉下人。

之後幾天便是冷到不想出門,勉强簽個到的日子了,除了環綫開通那天,去嘗鮮看看現在到沙坪壩有多快,并在重大隨便轉轉做了兩排拼圖外,沒有再做其他什麽事情。那麽伴隨聖誕的斑斕,意外的飛雪和新年的鐘聲,2018年就正式結束了。于我本人而言還是有很大意義,也邁出了新的幾步,希望2019有更加精彩的故事(只是本系列我應該不會再月更了233

Categories
All ingress

10月INGRESS戰報

平平淡淡的九月,在每日幾近無聊的機械操作中升了13級,翻了翻聊天記錄還把Recon牌開了,除此之外沒有什麽印象深刻或值得寫一寫的事情了,果然快涼了。

時間很快就跳到了國慶前一個周五。

我在圓明新園UPC的時候,突然在群裏捕捉到零零散散的開飯信息,遂追問細節。原本只是兩位藍莓大佬在相約,從紐約回來的書生見機會難得又是好久未聚,就加入了她們的開飯隊伍。於是打了聲招呼,我也興致勃勃地跑了過去。飯店時robotpapa和司令相繼來到,竟組成了一隻小具規模的開飯隊伍。

正是這個契機,司令告訴我月中有行動,問我有沒有意願參加。當年就被鴿過一次ops的我怎麽能放棄這個機會呢?果斷答應!

次日趁假期上佛山轉了轉,UPC了一下祖廟附近的核心區域,由於還是工作日,大佬都很忙,並沒有約到飯,晚上就選擇回廣州了。

國慶當天是CICF一日目,跑到琶洲去看展,畢竟也是見過東京展子的場面的人了,幾乎快對這種年輕人的活動沒多大興趣,都怪FF14發公告要參展把我騙去的!和某不常用TG的廣藍大佬在展子上錯過了,第一次覺得TG也不是那麽靠譜,果然用戶最重要……

散場之後想起了上次來省城沒面基的遺憾,聯係了大學城的Jason,所幸他還沒有回家,大學城半小時極限開飯成功。另外還有一個參與者是早在我去年12月來廣州大學城時就知道的AprilDEF大佬,出現在這個系列文章之前的大佬(逃。我一直把自己視爲四月入坑,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第一次參加MD之後我清楚的知道這款游戲的「社交」功能體現出來了,也正是加入了各種玩家社群,才開始活躍起來。反觀去年的情況,和拉我入坑的老哥做完檸檬茶的任務之後,我似乎就再沒打開過游戲,大冬天的待在家中取暖不好嗎。而和AprilDEF搭話,是通過一個詭異的TG群,而不是玩家社群……

引申到此,由於放假好多學生都回家了,組成的是一支似曾相識的三人小隊。不過經他們在comm中口戰一番之後,約來了兩個綠軍,完成合影:

在我鹹魚了幾天後,並準備繼續鹹魚下去的時候。突然猩猩發佈一個TokyoDarkXM的活動,全球各地出現DarkXM能量塔,請各位特工獲取情報傳送到東京友軍手裏。出現的地點為曾經舉辦過XMA的地方,這時内地畫風大概就是:

好了好了,大家先散了吧。

偏偏就在這時我突然被欽定……新葡京附近有兩個目標門泉,離我最近。於是乎當天下課之後去新葡京把兩個Media都搞到手了,並通過在臺南的友軍大D順利轉交到東京友軍手上。最後的戰績是澳門四份情報,藍軍獲得了兩份。

補一個小插曲,幾天後發現我們學校出現一名新人,機不可失,馬上拉攏!之後在閑聊過程中竟然發現是我同學……怎麽説呢,恭喜澳門藍莓喜加一。

月中最萬衆矚目的一件事,就是十月新番INGRESS ANIMATION,終於上映了。遺憾Netflix沒錢續費(哪有時間看Netflix啊!這價格明顯客戶群體是一個家庭,對不起又拖後腿了),感謝武藍各位大佬辛苦製作字幕並發表在B站上面。

劇情的槽點太多了,就不放在「戰報」中來浪費篇幅了2333

説起「戰報」這個詞,用了小半年,該系列真正能稱得上戰報的部分來了——

開篇就埋下的伏筆,司令之後聯係了我,要在20號全球MU比分大戰這個活動中,搞一波蓋中珠澳的大事情!真·戰報在這,以下寫寫本人視角。

20號大清早七點就起床,完成必要工作之後出關,八點二十在拱北口岸外面會面了同從澳門出發的藍莓大佬Aiirooox,之後在城軌站旁會面Zack和AshleySo,交換完物資和key過後,Zack開車帶我們前往中山市區。

RESWUE這個工具也是第一次用上,期間詢問了好幾次用法,按照上面的安排,我在九點半左右在電子科大中山學院落車部署。鑒於是最外面一層,要先等其他人的操作完成之後才能行動。

大概是因爲計分點快到了的原因,原定為第一輪的我改成了第二輪,又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

所以,我的視角其實真的超級無聊……我大概在中山學院外面閑逛了三小時……一個人……更多細節請移步上方真戰報,雖然期間還有小學妹給我發傳單

十二點半左右,終於輪到我上場了,此時已是最後一層的表演,盡情收MU吧。完成任務的各位已經商討起了在哪兒開飯,而我還在一路向北。

終於一點五十左右,隨著我的最後一個field建成,本次行動完美結束(好像并不完美,被友軍蜜汁祝福,最大的一個field被擋住了,結果中的最大一個其實只是倒數第三個……)

然後趕去假日廣場開飯,接近兩點半才到(畢竟三點鐘的時候服務員告訴我們打烊了……),其實大家差不多都已經吃完了,感覺自己是有丶慘的。隨後就是小換兩張卡,上薯條摸爆的開飯日常。

飯後Zack再車原班人馬回珠海,這次中珠澳的ops是真正拉下帷幕了。

當晚實戰中心的簡報已經發佈了:

2018 年10 月20日 早上10點30分,在澳門, 珠海聯合行動中,共出動19位精英Agent成功覆蓋澳門珠海形成大型藍field,兩輪分別蓋場31+46共77層,單層最大1,706,840MUs,共控制約1.2億MUs(保守數據),並為特工送出5塊黑牌。辛苦各位!

看見這條廣播之後,遠在廣州的Jason當時PM我說,我多年夢想終於實現了233。藍到路都看不見的澳門,確確實實是第一次見。

MU比分并沒有結束,當晚和許多沒有ops的特工一起,在intel上看通宵奮戰的大佬們的直播。

重藍爲了紀念已故友軍夜光,也借此活動完成了他生前沒有完成的field計劃,在comm中看見滿滿的「Eternal Light in Your NIGHT」,著實也是一件令人感動的事情。

此外還有武藍的一百二十多層,廣佛,惠州河源,粵東,昆緬,上海,以及field大到恐怖的北藍等等諸多的ops……

最終全球一共貢獻了68億MU,其中大陸地區藍軍為活動貢獻了60億MU。全國藍軍一致出動,感覺比之前任何時候都熱血。

玩出這種感覺倒還真的蠻少見的,那就看看下月的XMA體驗如何了!

Categories
All ingress

8月INGRESS戰報

這個系列應該快涼了吧,能想到的漸漸開始變少,已經記載不動日常游戲了,日後若是有Event和搞事活動在著重寫一寫吧。

月初幾天在瘋狂約飯,在華新街還曾有某綠軍邀我一起吃晚飯,想來藍綠關係還真是和諧啊。

札幌的XMA是沒去成的,畢竟C94為大(逃。8月4號的時候應該四國某個地方有場MD吧,但還是太早了,就不能十幾號辦一場嗎!可惜由於遇上了18號熱帶氣旋的原因,航班被取消了,首日早上去關西機場中轉了一次,到達Big Sight的時候已經將近中午十二點了。

回到正題,在日期間除了在秋葉原完成了 一套刀叉菊苣推薦的秋葉原電器街任務,其餘的就是在不斷地UPV/C了。以前還是太Naive了,竟然揚言要拿5000UPV,最後似乎連2000都沒拿到。UPV5000紀念達成地點:廣島猿猴橋。但是記錯了,我以爲是有牌子的!UPV黑牌原來要3w!那也太難了8

另外同樣是在秋葉原,成功升到12級,可以加入小猩猩行列了。

回澳門之後找蛋散姐要了一套預習資料,通過了OPR考試,開始奮鬥審po牌了!現實遠遠比想象更殘酷啊,審po真的是超級累的一件事,不能一蹴而就,特別是等Agreement還要好久,迄今銅牌都還沒能開到。

月底還有一件事就是8月25日的XMA了,亞洲兩場,新加坡和韓國仁川。我……自然是都沒錢去了,不過還是參加了珠海組織的Offsite組充電活動。這算起來是第一次見到珠藍的各位大佬,另外此次充電活動是和中山一起組織的,也是見到了不少中山的大佬。

果然沒什麽好講的了(:з」∠)  其實對比起最早寫這個系列的心態,我算是已經走出來了吧,這樣的話就再好不過了。

Categories
All ingress

6月&7月INGRESS戰報

不幸地是,之前預料的所有情況,一一驗證了……
所以相較起前兩個月,能記錄下來的内容少了許多。
雖然任務牌黑了,但是沒有拼圖做的日子真是太無趣了,那就成爲if一樣的任務大佬吧。
於是乎,500+的任務路程開始了。第一步先扎根于西大,做了兩排saya的任務,小學弟餃子索性把我拉到西大群裏去了。
北碚另一套任務是ytx001的白玉樓,猶記當天爬到山上時突降大雨,實在是最慘的一次,這樣一想我肯定算是一個合格的agent了。不過山中休息點這個po後來成爲我一個重要的戰略,也算是有所收穫。
快餐任務玩家的我向來是做全Hack的拼圖,偶爾答兩道題,capture兩個po。渝北的一套任務第一次遇見要創建field和link!!可重慶頭上天天都是大蓋子啊,忍不住哭。我還親手去毒掉了秦媽的床po,把link斷掉,但是最後還是沒能完成整套拼圖,爲了不妨礙以後做拼圖的整體效果,只草草地做了一排。第一次沒有做完整套圖對於强迫症來説好難受!
話説之前和我有過log觀察之緣的珠藍的LegendVpenta來重慶旅游,去渝北做了另外一套任務,一邊吐槽重慶沒有共享單車(畢竟是全國第一家共享單車公司倒閉的城市),一邊說任務po距離隔得太遠又沒錢打車,真是心累。大佬離開重慶的前晚竟然肝到了凌晨四點半……不敢説自己是任務玩家了。在那天,我保留了珠海群的一句金句——
zack:「重庆做拼图找死吗」
直到借6月22號紅妝小姐姐的生日之機會,我和重藍成功開了第一次飯。好在這次人也挺齊全的,算是把大佬們認識了個遍,就不一一列舉了。刀叉菊苣的小禮品賽高!那是我等無氪玩家在現場都捨不得買的(逃……免費游戲,免費游戲.jpg
果然Hack大佬才是最穩的(滑稽),帶走諸多power cube,反正無po可玩的我只能勉强充電維持生活了,目標:讓充電牌成爲第三塊黑牌。
下一個周末,參加了地位算得上西大玩家畢業飯的一次聚餐。(雖然就是中午開了餃子)
自此之後,學姐和蘇蘇畢業了,餃子和Doki兩個小學弟也升入高三學習,北碚真的要沒人了啊!!另外還有saya和學前參與了開飯。畢業季的時候,看著北藍那篇清華畢業搞事的推送,相信大家也是蠢蠢欲動的,可惜玩家實在不夠,最後只得不了了之。
遺憾的是,兩次開飯我竟然一共只套到了兩張卡_(:з」∠)_ 果然要換卡才行,空手套白卡是不正確的行爲!奈何陷入沒卡的尷尬境地一個多月了,又考慮到要準備7月28日的札幌XMA,在蘭州藍軍大佬BG9GXM的某寶店印了我的第二版biocard500張,比之前直接上印務店划算了很多。打波廣告,印卡找他!然後寄過來的時候還送了好多其他大佬的卡,這或成爲暑假我拿卡最多的一次
讓我能夠在三伏天燃起鬥志的,是突如其來的Cassandra活動。金牌1k,從囍老闆的統計數據我才知道,原來重慶總po數也不算多。這都不是重點!重點在於放眼一望,一片藍海,哪來的綠po!你説,現在要是在澳門多好。好在有藍軍之友胡豆姐姐,在西大成功拿了40個左右的UPN。猩猩爲了防止玩家炸完po不插脚,開啓三倍經驗,你説,現在要是在澳門多好,不做活動也是拿AP的好機會啊!過了幾天又專門挑了一個有空的日子,到主城完成了低保,金牌我想都不想,溜了溜了。
零零散散的幾天游戲時間,終於凴一己之力蓋了北碚,算是我純靠自己做的最大的field了,姑且放上來丟丟人,有朝一日還是要參加一次能上北藍的行動。
日本之行推遲了,因爲我在札幌XMA和C94之間選擇了C94,四齋蒸鵝心!所以札幌XMA這部分這能留空了。
鑒於玩得智商下降,能想起來的東西大致只有上面了,感覺下個月又可以肝起來了呢~~
(這篇預覽出來真的好短233)

Categories
All ingress

5月INGRESS戰報

强迫症的我為延續傳統,就繼續使用“戰報”兩個字了。
本以爲這個月沒有MD沒有XMA沒有這樣那樣的活動,不會再出一篇Ingress月記(月記這個描述總算準確了!),看細細回想發現還是發生過蠻多事情,於是還是決定出這麽一篇文章。
首先還要追溯到最早五一假期的時候,廣藍的Jason45914來澳門旅游,本是以尋找廣藍水群爲目的與其在comm中閑談幾句,觀察profile的時候看見那一塊唯一的任務黑牌,猛然發現找到同道中人了!於是話題轉向任務討論,最後廣藍水群沒進,進了一個全國任務群(霧
全國任務群pin到頂上的消息就是圖神誠聘大家認領各地trello管理員,Jason也强烈建議我去認領一個版塊,於是陰差陽錯地,我竟成爲了trello港澳區管理員?
月初幾天考試,肯定是忙得沒有時間玩游戲了,那幾天就沒什麽好談的。
至於考試之後的安排,還要講到在期末考試之前發生的一次小插曲。本來是瞎翻受姐姐的ins想欣賞一下女裝照,突然看見一條感謝珠海藍軍的ins,配圖為珠藍的定制T。於是從未見過周邊的我萬般激動地詢問珠藍大佬們來龍去脈,最後Langs大佬承諾:還剩有一件,想要就送你咯。不過……把珠澳蓋了吧!
當晚大佬就建好了行動群,從未參加過搞事活動的我甚是興奮,心心念念地期待了兩個星期,尤其是周邊和黑牌
於是考完後,終於到了那個期待已久的周末!!!
……
有兩個大佬周六得上班,而周日又是母親節,時間上發生了衝突,咕咕咕咕咕……
考完當天決定和老曹去珠海吃頓好的,飯後竟然在珠海深夜做了12個任務,是以前從未想過的事情。心灰意冷的我瞎在澳門刷了兩天ap,決定出去轉一圈,開始我的任務黑牌之旅。
恰在這個時候,武藍正在賣周邊,於是沒拿到珠海紀念T的我,陷入周邊坑了……(嚶gayress是免費游戲啊QAQ)
想到要去武漢大學交流幾天,當時就和小清小姐姐説好了到時候自取。再算上後來自家重藍賣的帆布包,哈藍和湘藍賣的徽章……行了行了,我已經見過周邊都是些什麽了,救救我的錢包吧!!
買好東西后,5月13日這個周日,正式踏上了我的任務黑牌約飯大征途。
5月13日,香港,共完成了48個任務。添好運味道還不錯,畢竟也是米其林一星。晚上鑒於太貧窮,決定去深圳住一晚,遂過關。
5月14日,深圳,共完成了48個任務。在蛇口的海上世界還看見了小云云之前提及過的——我的學弟po(霧)“斷腿沒腦子的餃子”,津津樂道於此一下午。由於是工作日,我這樣的無業游民非常少見,所以約飯行動非常困難。好在小云云說可以出來,然後還有一名之前香港MD見過的就讀南科大的if,三人小分隊就這麽組建成功了。飯後由於離前往廣州的城際發車時間相去甚遠,就在深圳市民中心外起了一堆七並隨便做了一點任務,隨後在深圳北站候車時又隨手做了兩排。(原計劃在深圳是沒有這麽多的!)
5月15日,廣州,共完成了54個任務。這次來廣州Jason說他太忙沒有面成,倒是艾雨寒大佬看見我在南站出的log馬上來熱情打招呼了。不過今天最最最重要的不是做任務!而是我的mu牌到手了!果然是千金散盡還復來啊。廣藍的蟹叔前幾日蓋了一個多重,已爲廣州多名友軍送出了黑牌,當時抵達廣州前曾聯係蛋散大佬,從他那裏得到了這個情報,并告訴我:蓋子還在,你也可以來黑。聽到這句話,我瞬間便從被咕的陰影中走了出來!
不過期間發生了一點小意外,抵達蟹叔床po時沒有找到key桶,無奈之下先去紅磚廠轉了轉,完成了36個任務,等待蟹叔下班。蟹叔在期間還給我預警,從化那邊來了一個綠軍,小心一點。提心吊膽地等到了下班時間,再次前往蟹叔床po,由蟹叔指導這一個單點多重。真正的拿牌過程簡直毫無可記錄的地方……不想各種推送“記萌新的第一塊黑牌”那般驚心動魄,大概總共用時不到一分鐘吧。況且這個地方已為多名友軍送出過黑牌,蟹叔不禁感嘆如今黑牌不值錢,叫人來拿都沒人來。
拿完黑牌后,蟹叔看著iitc上的log記錄,覺得不對勁——從化來的綠軍越來越近了。甚至Jason突然也在這個時候在tg上說,自己插在附近的脚被炸了,小心那個綠軍!瞬間我們進入了警戒狀態,蟹叔回到床po,我守在一條保護link下的po的附近。
大概這樣過了半個小時,從化綠軍坐車回去了,最終是虛驚一場。
之後就是愉快的開了!選好開飯地點凱德廣場后,通知蛋散姐過來。蟹叔也約到了一個同住白雲附近的友軍FlappyiGouki一同開飯,後來閑聊中得知他還是某珠藍大佬的弟弟。
飯後在蟹叔打聽到我的申po位從未用過這個情報后,慫恿我在凱德廣場外開始申po,於是申po初體驗開始了。途中還因爲沒開同步,倒騰半天上傳失敗的原因。瞎轉一圈申了兩個po后,就此和諸位告別。
反正還沒訂好當晚的酒店,在詢問了哪裏有可以夜刷的任務后,前往中山八夜刷,最後在荔枝灣公園中再次完成了18個任務。
16號陪女票在廣州玩,沒怎麽玩游戲,晚上返回了澳門。
之後兩天也是普通的刷ap了,在離開澳門前夜升到了11級。
19號前往武漢大學交流,前兩天太繁忙,沒有斷簽都不錯了……
於是乎22號,我終於解放了!聯係小清小姐姐,去地大拿了之前購買的周邊,并在地大完成兩排任務。
23號在武大完成了三排任務
所以整個武漢之旅在游戲上并沒有多少可談之處(但還是浪的開心啊233
當晚的航班飛回重慶
然後發現!家中簡直是荒原啊!!!!!
我離最近的一個po2.6km!!
又沒有共享單車可以騎!!
七八月怎麽會出門!!
我知道,我的簽到牌一定會斷掉了……但好歹升個級吧
先是前往了最近的po場,發現全是nekoyan9大佬申的,後來他還在tg中感謝我居然會跑到這地方來幫忙升脚,於是,難兄難弟……
後兩天開始了規劃已久的肝愛重慶的任務行動,一共66個,已經是我做過的最長的拼圖了
終於于26日,任務牌也黑了,這個月一共收穫了兩塊黑牌。不過那天沒和重藍諸君開成飯,甚是可惜。
就醬,五月意外還有些事情發生,不過后三個月emmm……不斷簽都算好的了
最終的profile如下(直接暴力拼圖銜接部分不要在意!!):

Categories
All ingress

4月INGRESS戰報

首先,這并不是戰報(逃。
聽説大佬們都有寫戰報的習慣,而我衹有瞎寫東西的習慣,遂記錄一下自己四月份的游戲經歷。其實之前也發過兩次MD記錄的票圈,但都沒有轉載到這邊來(因爲發推文嫌太長,發博文又嫌太短,又不喜歡用G+),今次也衹是簡單的整合一下内容。
遙想月初還是剛升6級的萌新,曾因等級低被重藍戰略群踢了出來(emm),現在已經成了還差25w升10級(回去申床po了)的萌新了,沒有卡成就牌,估計就是今明兩天的事兒了,畢竟4月還剩下兩天呢。鑒於要考試了,就先於歷史時刻來談談這個月的種種事情。(p.s. 428更新,已升10)
Ingress其實注冊很久了(至少讓Guardian牌在4月2號取消之前解鎖了……),但實在是因爲當初太懒,根本沒有怎麽碰這個游戲,因此還錯過了自家門口的重慶MD。從ALL TIME和MONTH的各項數據可以看出,MONTH幾乎占了ALL TIME的95%以上,所以我真正開始這個游戲,是從這個月開始的。(所以很有可能以後并沒有5月/6月/7月…戰報,衹是我這個月感受頗深,就想記錄一下)
讓我變得喜歡起這個游戲,契機自然是臨時決定要去的3月31日的無錫MD,第一次參與Event,真的有很多感觸。畢竟當時以那樣的心境前往無錫,心中肯定是想著要尋找一個新的東西來分散自己注意力的,自然而然,Ingress成爲了這個轉移后的目標。
以下是4月1日晚無錫MD后發表的推文原文:
無錫MD圓滿結束,對自己這第一次參加的MD非常滿意,無錫可謂是我的救贖之城了吧。
30日晚上
22:14 從南京到達無錫,同班車已經見到浩浩蕩蕩的南京大軍(換卡嗎兄弟)
22:40 老曹從上海抵達無錫,在歇腳之時某小哥驚喜地詢問我們怎麼蓄長頭髮
31日凌晨
0:35 郊區某24h KFC,董老哥從太原到達無錫機場,官方任務發佈延遲,本車隊戰略規劃中
1:00 騎行進入城區,capture一路的po,大概是現在精力還夠這麼肝吧(逃 3:00 由於之前路上耗時太多,3點才到達第一任務點。此時偶遇我遊戲史上的第一個野外agent,一位南綠的小姐姐,交換第一張bio
5:15 夜刷躲避保安的日常,天已微亮,比想象中更肝,黿頭渚看日出計劃泡湯 7:03 無錫大劇院,制霸成功! 第一次的MD就夜刷制霸,感覺自己其實也還蠻大佬的(劃去 10:00 大合照因為太累錯過了,還是繼續補覺吧
12:15 前往簽退點,第一次MD任務完成! 在漂流箱拿到了某重藍大佬Lvens的bio,聯繫過後終於和重藍陣營達成了某種協議(我對外的身份一直是澳藍!)
不過遺憾的是重藍除了Stephanie小姐姐(紀念一下,她就是我重藍第一位面基對象了)並沒有人來……Stephanie小姐姐也是上次重慶MD的設計師,我一副見了大佬的表情,並且她安利我在counter購買上次重慶的packet,我嘴上立刻答應了(刪去 然後兩綠軍老哥就去綠軍聚餐了,於是無路可走的我只好去參加了晚上的AP聚餐,什麼都是第一次啊,萌新的我夾雜在一桌的上藍大佬中間(可這桌均齡起碼比我大5歲啊喂!)
閒談中得知右手的右手邊就是上海最著名的清明上河圖任務其設計者
嗯,反正都是大佬就對了,只有我全場最菜,飯桌比慘王似乎被我帶起來了
畢竟是我遊玩家,當上牛蛙這盤菜時,評論的都是“這是一道充滿膜法的菜”…… 大佬們說江蘇只差常州沒辦過MD了,所以這次投票投珠海了解一下? 也感謝飯後幾位上藍的大佬為我指導赴滬規劃,so晚上10點臨時起意前往上海了,在上海隨手完成了一個四月是你的謊言的拼圖,感想發表在今天也算是很應景了(滑稽)
自己第一次MD什麼都不懂呢,重藍有老哥要來香港面基
那就4.21香港MD再見啦!
All Heil Resistance
(一堆圖片,放不上來了,文末精選幾張)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錫回到澳門后,我相比之前就顯得肝起來了,實際上還是很鹹魚的,畢竟之前根本算AFK(逃
也開始關注Intel裏面的内容,驚訝地發現——
我所處的AS13-NOVEMEBER-00 CELL中,我是Res第三!
突然感覺有了信心,然後就激勵了我繼續肝肝肝_(:з」∠)_‘
在這一個星期做任務時還遇見了澳綠的aR2S和cristalfate
然後澳藍約我4月7號參加活動,還以爲是福岡的MD,想著不太可能去吧。他們告訴我是全球活動,雖然一臉懵逼,還是答應出團了。
4月7號晚上(4月8號凌晨了吧?),總之按UTC時間算,即DarkXMcure第四場最終階段的時候,澳藍大佬chunkee帶我出去一起做活動,這是第一次和澳藍的人會面,也是第一次參加全球活動,最重要的是,當晚成功升8,正式告別萌新階段。
俗話説富八打過窮十六,升了八之後就沒怎麽關注AP了,加上學習任務比較重(畢竟這也衹是一個游戲),一直到香港MD之前還是挺鹹魚的,CELL排名也掉了不少。(倒是水各個tg群甚是歡喜
升9前還卡了一個銀牌,於是在前往香港前的4月18號晚上,chunkee帶我去氹仔拿了一圈UPV,問題解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下是4月21日香港MD結束后發表的推文原文:
參加的第二次MD——香港MD結束,此次抱澳藍大腿(雖然粵語聽的我真的痛苦),在制霸率極低的一次MD中成功制霸
20日
19:50 抵港,十餘分鐘後會面chunkee(4月7日 DarkXMcure第四場 帶我升8的大佬)
21:00 銅鑼灣某餐廳,會面此次夜刷車隊所有隊友。特意從台灣趕回來的澳藍大佬Roger,廣藍的蛋散,以及接待我們的港藍華夫人和Gary。同時聚餐的還有另外兩個港藍,首個起八示意圖(圖一)
23:30 前往西灣河取車,夜刷開始。
21日
(圖二 凌晨一點半的皇后大道中)
5:00 前12個任務完成,由於某些區域晚上關閉,只能等日頭再做。故在Gary公司稍作休息。
8:30 前往鑽石山,會面澳藍低保任務隊友ReX,進行後6個任務。
11:00 於香港公園(圖三)前16個任務完成,只剩簽退點的兩個任務
12:30 華夫人邀請與另外七位廣藍&港藍吃素食,一對廣藍夫婦帶來了他們的小寶寶,並且特製一面Canton Resistance Baby的小旗子,cute到爆!(見大合照) 、
14:00 前往柴灣,這次趕上了大合照!(圖四)
14:43 制霸完成!checkin點待了一下午
制霸圖標(圖五) 贈品(圖六) 護照蓋章(圖七)
由於此次我印了自己的第一版卡(圖八),收穫比起無錫真是豐厚了許多。
當我發卡時對方一般就兩種反應
“哇,這麼粉,好少女!”(某香港公園遇見的深藍和checkin都有發生)
“哇,小櫻誒!”(多是小姐姐了!)
無論對方是內地人港台人還是國際友人(兩日本老哥也對我的Sakura展示出了微妙的表情)
emmmmmmm
另外此次順利見到了重藍的elem和DVB小姐姐,雖然我舉著澳藍的旗子,但感覺和重藍越來越關係緊密了(並不
Roger友好地帶我認識(指)了各方大佬(其實説的是Hilda)
然後還是印象深刻的agent的biocard(圖九)
最後!這次我的AP和一桌霓虹大佬一起,上次和上藍還能談笑風生,這次真的好尷尬。。。我再也不xjb吹我會日語了 超額了超額了,後面的圖懶得編號了,放一些雜圖!譬如AP聚餐啥的(下次一道菜要168HKD的飯局請不要叫我了,我好心疼,靴靴!)
下次再見港藍各位就是十一月的香港XMA了
再再再感謝Gary收留我一晚上(你的ns真係好玩!)明日做一份拼圖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MD后,一直抱著大佬的大腿的我,感覺成爲澳藍核心人物了!(可能是因爲人少吧
AP后還和小分隊一起在小西灣起八了好久,接近十點半覺得事情不太對勁,才做巴士前往長沙灣。
想著多留一天,當晚又麻煩Gary睡了一晚公司,然後他爲我展現了長沙灣老司機運籌帷幄的風範,連蓋三層Field,MU唰唰地漲了上去,不過那天確實太累太晚了,沒有把成就牌刷上去。
4月22號還在香港做了一套拼圖才走,升九級即是在任務過程中發生的。
可能是物資比較充沛吧,回澳門后又肝了起來,再一次驚訝地發現,我在CELL裏面排名Res第二了!
4月25日晚Gary說要來澳門,於是組了一個六人團出去放薯條,除了上次的隊友外,此次新見到了澳藍的Samuel和他的夫人PrincessLing。期間可能遇見一些奇怪的東西吧,不過不影響大家難得出來一聚的心情,清完塔石后再甜品店稍作休息,Gary便坐船回香港了,這次晚團也差不多結束了。
近來幾天也就普通玩一玩做做拼圖,27號下午特意去氹仔完成了24個任務,任務牌截至於此共234個,是我的第一個鈦牌。
今天晚上花蓮MD的夜刷車隊已經在刷我屏了,寫到這兒終於意識到,難怪我會半夜爬起來寫這個……(我都睡了一覺起來了)
大概4月份的經歷就是這樣了,緣於將其視爲一份新的精神寄托,卻沒想到能遇見你們,心滿意足。